1.  主菊灣,微英灣

2.  甜、虐走向

3.  不喜者誤入

 

 

這一年,本田家的櫻花開的特別好。

 

本田氏的當家,穿著一身整齊潔白的軍服站在庭院賞著櫻花。

 

有多久沒看櫻花了?總覺得家裡的櫻花比較粉嫩嬌貴,不像外頭的櫻花……那麼的艷紅慑人,是因為被血染上嗎?

 

那,是不是過沒多久,自己的這雙手也將會讓這裡的櫻花染上血?

 

「好了!」甜甜的聲音從房裡傳來。

 

被染上也好、不被染上也好,唯有現在在自己心頭的人兒,不可以沾上、一滴也不可!

 

本田菊轉身往房門走去。

 

就算被世人恨也無所謂,只要她,在自己身邊,就好了。

 

 

 

拉開房門,印入眼簾的是,嬌小的灣娘,穿著粉白色的洋裝。

 

本田菊瞬間呆了,比起外國女人穿起來的高貴氣質、秀艷動人的紅玫瑰,灣娘身上所給人的氣息是單純可愛、純淨的百合花

 

「不好看嗎?」灣娘看著本田菊毫無任何的動作慌了……果然很難看……

 

「不……」他走近她「很好看喔……」繞到她背後,伸手執起灣娘腰間的緞帶,手靈巧著綁起蝴蝶結。

 

「明明就很不好看……大人別安慰我了……」灣娘撇著嘴看著身前的連身鏡。

 

一張東方人的臉,穿著西方的衣服,多麼反差阿……

 

「很好看,真的。」本田菊富有涵義的從鏡子中望著她的眼,那雙眼瞧的令灣娘瞬間紅了臉,移開了臉。

 

 

 

緊抓著身旁男人的手臂,灣娘四處好奇的望著周圍;宴會廳中擠滿了來自四方的洋人,每個人的舉止打扮都令她新奇。

 

身旁的本田菊忙著和這些人打交際,她聽不懂他們溝通的語言、也不懂他們望著自己時的笑容含有什麼意味?她只知道跟在他都令人安心。

 

跟三四個洋人談話結束後,或許是看出自己有些無聊,本田菊體貼的帶著自己到一旁的休息。

 

「還好嗎?」牽著灣娘到一旁的休息區坐下,本田菊開口問道。

 

「站的有點累而已。」淡淡勾起微笑。

 

他是在擔心自己不習慣洋服吧?其實洋服穿的比和服舒服呢。灣娘暗暗的想。

 

「那在這邊休息一下,我去處理一下事情就回來。」他站起身,對她寵溺一笑。

 

「好。」望著對方離去的背影。

 

灣娘低下頭,腳上穿著的本田菊幫自己挑的包鞋,很合腳、穿起來很舒服,一直以為皮革會讓自己不舒服的,但行走起來其實挺方便的……原來洋人的東西,並不是這麼不好?

 

不遠處一雙碧綠色的眼眸緊盯著灣娘看,跳動的光芒打在她嬌小的身軀上。

 

 

簡單交代完工作事項後,本田菊轉身快步想走回灣娘身邊,突然一道聲響拉住了他。

 

「新年快樂,菊。」亞瑟.柯克蘭堆著無害笑容的前來打招呼。

 

「新年快樂,亞瑟先生。」對他簡單笑著。

 

「怎麼不見剛剛站在您身邊的可愛小姐?」輕酌起手上所拿的甜酒,真不夠味。

 

「她正在休息,這種宴會她是第一次參加。」本田菊餘光瞄著會場上搜尋人兒的身影,這讓對方有些玩味,亞瑟歛下眼睫,簡單的道出一句話,讓本田菊將注意力放回他身上。

 

 

「真是榮幸,她的第一次就獻給了我們第一次的結盟宴會上。」

 

「既然結盟了,想必就是朋友了,亞瑟先生的用話似乎不妥。」本田菊挑眉望著對方,這麼曖昧不敬的語句他敢用在本田家上?

 

「沒什麼不妥,這跟我來的用意無差。」像是如預料中,亞瑟從對方身上看出疑惑。

 

他繼續接續了自己的話:「聯姻對我們兩方都有力不是?」

 

「請自重亞瑟先生,就算是聯姻,她也不是人選。」微微的不悅爬上眉頭。

 

「如果我要求灣小姐成為人選呢?」亞瑟繼續保持著笑臉,如沐春風「這也不就達成你教養她的目的?有個回報?」

 

「很抱歉,灣娘她的利用價值不是這上。」鐵錚錚的回絕了對方。

 

「真令人期待呢,灣小姐在我身下害羞掙扎、喘息呻吟的模樣。」

 

「別逼在下殺了您,亞瑟先生。」

 

「既然不希望,那我得勸你、本田……」拉低了音量,亞瑟靠在對方耳邊輕語。「從王耀那邊得到的利益……你得分一點給朋友阿。」

 

「不然,我沒得到的,我會從灣小姐身上討。」站直了身,亞瑟一口飲盡高腳杯裡的甜酒。

 

「來人,柯克蘭先生醉了,送他回房。」招了手,侍從立刻前來。

 

「花開堪折直需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。」一句標準的中文從亞瑟嘴裡道出,那漂亮的綠眸望印出本田菊的錯愕「這句話漂亮吧?本田。」

 

「送客。」

 

 

 

微弱的燭光映著兩個人的身影,本田菊靠在木桌上,看著灣娘砌著茶。

 

「請用。」將杯子漂亮的擺定位置,灣娘掛著得意的笑容看著本田。

 

「很好、很優雅喔。」對她讚許一笑,坐直了身,端起對方所弄好的茶。

 

「老師教的更優雅!」

 

"其實在下覺得妳最優雅了。"礙於師長情面,本田菊得將這句壓下心頭。

 

「對了,今天宴會,有發生什麼事嗎?」本田菊飄渺的問著。

 

「有洋人來問我問題,可是後來被東/京支開了,沒什麼事。」灣娘邊收著茶具邊回答。

 

「是嗎。」

 

─────「花開堪折直需折 莫待無花空折枝。」

 

淡淡的望著灣娘,就算穿著和服,玲瓏纖細的身線仍若影若現,本田菊閉上眼飲下茶。

 

 

後記。

………..還有人記得這篇嗎?(深思)

對不起自己有點太偷懶了,這連載的上次更新是去年8()……….

希望大家喜歡這篇wwww我在鋪梗,小主們先別急www

 

四天連假中,完成文章一件

創作者介紹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貓夜 尋
  • 原來亞瑟這麼的....(遠望)
    本田要好好保護灣吶!
    雖然感覺會走悲劇向...(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