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定:

人類,菊灣相差15歲。

 

本田菊,本田家當家。

 

灣娘,為本田家的童養媳。

 

如果可以接受,那就開始囉!(台灣吧口氣)

 

夜晚,他窩被窩中,輾轉難眠翻來覆去,微弱的燭火在房間一角晃動,本田菊張開眼眸看著天花板,他揉柔眉頭思索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在這時還睡不著……他坐起身看著紙門外頭的侍從時而不時的點頭、偷眠,淺息無奈地開口:「大和。」

 

「呃呃、……是的!少爺有事請吩咐!」他聽到聲音嚇得從打嗑睡中驚醒,站直了身體朝房內的本田菊鞠躬。

 

「去把少奶奶帶來。」他撐著身子開口。

 

「可、可是……少爺……少奶奶現在應該睡了,所以……」門外的大和慌張開口,夜已三更了,所有本田家的人早已都睡下了,就算灣娘多麼精力旺盛,現在也應該睡了……

 

「沒有所以,照做。」他不耐的瞪著紙門,而門外的大和就算看不到也知道,主人正瞪著自己看,隨即低聲應允離去。

 

一會兒後,足袋磨擦木板的沙沙腳步聲從門外傳來,本田菊從地板的震動感覺得到走路人的小心翼翼,在越來越近之後停下。

 

「少爺,少奶奶來了只是……」聲音是灣娘的乳母,細微的沙啞嗓音,帶著膽卻也帶著不安,他不意外她會害怕,這麼晚找了人來,動機什麼的都不明確,怕也是應該的。

 

「把她抱進來吧。」他淺息,怎麼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好像要對灣娘做不好的事……

 

「是……」乳母壓低首,拉開了紙門後,彎低了身軀入內,動作小心而細微,除了怕不小心惹本田菊不高興,也怕讓懷中的灣娘摔傷……然後她輕輕的將灣娘讓本田菊接過,便迅速退出房內。

 

他斂眼看著懷中熟睡的灣娘,指尖輕輕撫過她紅通通的軟頰,好像又長大了點……愛憐又小心翼翼的將她放躺在身邊,以不驚醒的音量朝外開口:「少奶奶今天在我這睡下,在外頭候著吧。」「遵命。」

 

他看著懷中的灣娘安穩睡著的模樣,心頭才放鬆了許多,睏意也慢慢襲來。

 

 

清晨,他在鳥兒清脆的鳴唱聲,以及陽光披上他眼睫的刺激下清醒……啊,忘了,還有細微的孩兒啼哭聲。

 

「唔灣妳醒了啊……」他睜開眼,看著灣娘抓著自己的衣服抽泣,愛憐的攬著她入懷安撫「沒事的,不哭了。」

 

「嗚、呀……」適齡不足滿一歲的她,牙牙學語的還說不出什麼話,只見她還掛著眼淚的小臉蹭進他懷中,小小的身軀抱緊他尋求安全感。

 

「乖孩子,肚子餓了?」低頭抵上灣小巧的額頭,疼惜的抹去她眼旁的淚珠。

 

「餓嗚」小小肉肉的手掌抓緊他的衣服拉扯。

 

「好,我們起來吃早餐好嗎?不哭了。」寵溺的抱起她起身,替她穿好了外衣保暖,讓她坐好後,自己才更衣、整理好房間,並喚了外頭的仕從準備早膳。

 

在等待期間他也沒閒著,一手抱著灣,一手翻閱著文件。

 

而當然他懷中的人兒不會給他忽略自己的機會,在他懷中沒幾秒後,她開始不安分地扭動,現在已會走路的她,正值好動的年齡,到處想碰、到處想摸,舉凡能推倒、摔壞、弄亂的東西,她一個都不會放過。

 

「嗚….….」百般無聊的窩在他盤起的腿中扭動,她想要走路、想要看看外面的東西。

 

「乖,等等早膳就送來了。」他早已熟練她的花招,能輕易的禁錮她的身子,不讓她亂跑。

 

細想上回,她搖搖擺擺趁人不注意的走到院子裡玩,走到一半累了,便開始用爬的,爬到一身泥巴不說,她更是爬進枯山水,把一地的石子造景爬亂。

 

之後,在她被人發現時,早已玩到累壞的睡在管家爺爺最心愛的菊園中,小小的手掌上抓著園中最大朵的金線菊。

 

當然她不會受到任何處罰,也沒人敢向他要求說要處罰她,他永遠記的管家爺爺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,卻必須帶笑的稱讚灣娘會走了。

 

淺息的低頭看著灣娘開始咬起自己的衣服,看來是的餓了吧……

 

「唔、恩」抓著菊的衣服咬食,慢慢開始長牙的她正努力學習使用她的小小門牙。

 

在早膳終於送來時,本田菊一邊餵食著懷中的幼妻,一邊祭拜飢餓的五臟廟。

一湯匙一湯匙的餵著灣娘,看著喜悅的吃下粥後,又拉著自己的手要在一口,等不及自己吃飯,她又吞下了粥繼續拉扯自己的衣服……

 

「嗚

 

「好了好了,來。」

 

這是他與他小小妻子的故事。

 

幼妻。

 

TBC 

 

*後言

不知不覺部落格已經60000人次了,承蒙大家厚愛了

這篇是在三月為期的六萬賀禮系列,每天都會丟文章或是丟圖喔

會有肉文的(欸

 

另外如果喜歡我的作品,歡迎到我的臉書按讚 FB專頁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ikuumeBIRD?ref=hl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あ鳥 / 啊鳥 的頭像
あ鳥 / 啊鳥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