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烏雲密佈,雲黑壓壓的悶悶重重,鼻子呼吸到的空氣有著冰冷的濕意。

還沒有下雨還沒有打雷,還只有風呼呼不安的吹著,那時的他心裡的想法到底是什麼呢?

「少奶奶的文筆越寫越好了!」

她看著一旁的老師稱讚自己剛交出去的作業,小小羞赧的含笑回應道謝,接著又繼續認真的開始下一項功課。

灣娘,適齡16,本田家當家夫人,居於本田家位於四國的宅邸。

在上午許許多多的課程結束後,她換得悠閒的休息時間,靠在緣側的柱子,張望院子裡的假山假水。

“現在的他是在做什麼呢?”她在心裡小小聲的開口。

在她滿十歲那年,她被送出了位於京都的本家,而搬來此接受教養課程。

那時的她哭過鬧過,卻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,明明他最疼愛自己了不是嗎?為什麼要趕自己到這呢……這問題她到現在都沒有答案。

已經六年了,她沒有再回去過本家,本該是一家團圓的新年,他也沒有派人接自己回去過年,一聲問候也不給,而她的壽辰時只有一套嶄新的和服送來,但不付任何字句,任何多餘的事物都沒有……

握緊了小手緊縮著自己發顫,突然一雙溫熱的手覆上她,讓她安心的停止啜泣卻也停不了讓她滴落眼淚的情緒。

「乳母……灣是不是做錯事了……」細微的聲音發出。

「沒有,少奶奶沒有做錯事,您一直表現的很好。」已經充滿皺紋的手輕拍著灣娘安慰。

「 因為灣做錯事,所以菊…菊大人趕灣出來了……」停頓了一下隨即咬唇。

“菊、菊!”

“灣娘已經長大了,要有禮節,妳得稱呼我菊大人。”

「不是的,菊大人是要少奶奶學會獨當一面喔。」抽出手巾擦去灣不停滑落的淚珠。

「恩……」

夜晚,她洗完澡好後回到房裡梳理擦乾長髮。

木梳輕輕的梳下她已到腰部的秀麗黑髮,手先握起髮絲才梳下,這是小時候他替自己梳髮時她注意到的,而現在她一直保持這樣的習慣。

寫字時沾墨不將毛筆的毛全沾,而是輕輕點壓入墨,並在墨台邊順了筆尖,才開始寫字、吃飯時持筷習慣不握低、沾醬不會將食物全沾滿、習慣早上喝味噌湯……一切她記得的他的習慣,她都會做……

就算見不到也無妨,似乎只要這樣做,她就能跟他有著某些聯繫,自己也能時時刻刻記得他在做這些習慣時他的面容、笑臉。

人說隔日如三秋,他們已六年未再見了,他還記得自己嗎?還會知道有個妻子嗎?

輕輕放下木梳吹熄燭臺,她拉開了被子鑽入被窩縮的緊緊的,外頭的月光透過窗照下,日覆一日皆是如此,她在樹林竹影的恍惚下睡去,隔天又繼續上課吃飯浴洗,他逐漸模糊的影子在心底徘徊,原本清晰的嘴角以及面容,已經快看不清楚了……眼睛閉上又張開,月亮的位置又偏倚了一點,恍恍惚惚的醒醒睡睡

溫熱的柔軟掌心覆上了她的眼角,她看著窗輕聲開口:「乳母您去睡吧,不用在這了。」

TBC.

某曰:
調教第一課
如要讓被調教者日思夜想,教育初期讓對方對自己充滿眷戀依賴,接著疏離遠離不理她,讓她失落難過為何被冷落拋棄,自然而然她內心就只會是想著你。

這是亂掰的←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あ鳥 / 啊鳥 的頭像
あ鳥 / 啊鳥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