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本家的第四天,一早家裡就鬧哄哄的、靜不下來,聽仕女說是本田菊離家幾日歸來的洗塵宴,他在本家遷居後便到海外商談公事,到昨日才歸國。而這些事是仕女偷偷告訴她,而非管家爺爺親自對自己開口的……

     她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,本田菊下令不可以讓自己知道……

     笑著向仕女道謝她幫忙自己梳髮,看著仕女行禮退出房外後,她又趴在桌台上發愣。

    「洗塵宴是那些臣子要替大人辦的,難免吵鬧了點,晚上可能會更熱鬧吧…」

     她不在乎自己是否有要陪同他出席宴會,而是為什麼他到現在都不來看看自己?明明已經回家休息了不是嗎?……

     夜晚,除了主屋外,整個本田家熱鬧了起來,她聽得到人開心祝賀道喜的聲音、藝伎彈撥三味線的雅樂、扇子張揚闔起啪嚓聲……一切就在眼前,卻與她無關。

     男人在酒酣耳熱的慶賀場所與藝伎逢場作戲的摟摟抱抱、甚至所謂沉溺溫柔鄉的那些舉止……她曾在書上看過的男子風流倜儻之舉,如果換作是本田菊,不知何來由的她好苦悶跟難受……

    在時間深至半夜,她認為這時人似乎都醉倒或是離開了,不會有人知道她跑去偷看一眼的吧……輕手輕腳的拉開紙門,張望了四周之後便偷偷摸摸的往舉行宴會的東院。

  

   「只要看一眼就好……」她這樣對自己說著。

 

    看著越靠近東院她的心跳彷彿跳了好幾下……馬上就可以見到他了,六年之後的他變得如何了呢?是不是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?自己已經長高了,現在應該不會只能仰頭看著他了吧?又或許他又長高了……許多問題在心中浮現,好多疑問她都想知道,但一切在到東院時,她似乎不怎麼在乎了。

 
  踏進院子她偷偷靠近燈火最旺的房間,左右觀望確定沒有人後,她在紙門上戳破一個洞偷看了進去。

  屋裡仍坐著不少人有的喝著酒、有的和藝伎划拳、有的已經醉倒在榻榻米上……但她找不到他的身影,還是自己已經認不出他了?

  來回又在屋子裡搜索好幾次,落寞的收回目光,低頭握緊拳,他一定有出席宴會,所以一定在這裡面,自己已經認不出他的面容了……覺得對自己又失望又生氣的咬唇落淚。

  「怎麼在這哭了?」突然一雙大手覆上她的淚眼,讓她嚇得想抓下那雙手,但對方卻不肯鬆手的反抓住她的小手:「還沒回答我為什麼在這裡哭?」

  那個聲音好熟悉,身後人的氣息也懷念的讓她一直停不住淚珠滾滾滑落,許多她才能發出聲音:「……因為找不到灣的夫君。」

  「妳的夫君?是誰呢?」對方的聲音似乎多了許多笑意,但是卻讓她顫抖,他是不是真的忘記她了…

  「請放開灣,灣必須回房間了……」硬是想扯開對方箝制自己的大掌,卻徒勞無功的毫無作用。

  「乖乖回答我的問題。」強硬的不容許她扯開自己,堅持著要她回答。

  「……是大渾蛋、討厭鬼、拋棄妻子的本田氏當家!」她氣的就算手被抓住,仍然用力拉扯回應,眼眶的眼淚落得更兇。

  他們之間沉默了幾秒,只剩有灣吸鼻子的聲音,直到:「……讓妳這麼討厭我了阿。」淺嘆的開口,他攔腰抱起她,起初她掙扎著要下來,在他恐嚇她再亂動,就把她丟到池塘裡,她才乖乖待在他懷中。

  「要去哪裡……」她扁嘴開口,眼神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  「回房間。」

  「我可以自己走回去,你放開我!」

  「那也是我的房間,剛好我也要回去休息了,就順便一起。」

  「你可以回你昨天睡的地方睡啊!」氣鼓鼓的開口,明明昨晚就回來了卻都沒回主屋。

  「我昨晚可沒得睡,一回國就急忙趕報告到今天早上。」他低下頭看著她開口,那一瞬間她才看清楚他的面容……

  他變得比以前俊挺了,眉宇之間的成熟穩重氣質更加深厚,連他的懷抱比起以前都還要寬大……

  她愣著回神時已經回到房間,看著他在身旁她突然好緊張,縮進了被窩把自己包起來低聲啜泣。

  這舉動又讓他皺眉,只能輕撫著她尋問:「怎麼又哭了?身體不舒服嗎?」看她搖搖頭不理自己而淺息。

  「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?」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,的確任何人都會生氣被人冷落,他不怪她……

  但她仍然選擇不理他……
 
  「我知道了,我都給妳處罰好嗎?別生氣了。」

  「騙人,灣不會相信你了…騙子、大騙子!」像是怨氣得已發洩,她不停忍著聲音哭泣。

  他硬是拉開她的緊抓的被子,看著她哭得厲害的摸樣再次無奈,輕輕躺在她身邊,握住了她的小手:「在灣原諒在下之前,在下都不會離開房間。」眼眸緊盯著她的淚眼開口。

   聞言她哭得更兇,他叫自己的名字了…六年以來第一次聽到的…

  「灣?…」手帕擦著她的頰,他已經慌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

  「不要……」她在哭泣的抽涕聲中擠出字句。

  「什麼?…不要什麼?」

  「可不可以不要再推開灣……」她顫抖著說完。

  「不會了,不會再讓妳離開我身邊了。」頃身將她攔進自己懷中:「不會再放開妳了……」

  「菊……」她抓緊了他的衣服笑著也哭著。

或許那晚是她唯一沒有再作夢的夜晚,因為她已經不知道可以再夢什麼了。

TBC.

 還沒結局

這樣就結局感覺我好混w

現在處於想賣肉卻不知道從何接起w

  

創作者介紹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