預防針:

1.花魁設定

2.主菊灣,微英灣,微島國,微腐

3.BL情節描寫有

 

 

\\\慎入///

 

 

 

白雪無聲無息的飄下,點點落下覆蓋百花町,再怎麼冷的飛雪也澆不息那如火般的熱情,傍晚的百花町燃起一盞一盞的燈火,紅燈籠高高掛了起來。

她輕哈氣在冰冷的小手上,等著攤販老闆將熱騰騰的蕃薯包好,算了幾個銅板給他後,她開心的抱著蕃薯奔回金花屋。

「妳跑去哪?都要開始忙了,還去買東西吃?」一踏進暖暖的屋裡,來來往往的仕從對她吆喝。

「是姐姐讓我去買的。」嘟嘴看了對方一眼後,抱著蕃薯跑回房間,一拉開門就看見自己的姐女郎已經起床梳頭了:「姐姐,灣買到了!」

開心的將蕃薯放下,凑到姐姐身後幫忙梳髮。

鏡面倒映一張美麗的面容,那人按住她的小手:「先去吃,我自己來就好。」道出的嗓音卻是男人的聲音。

「灣等等再吃。」她笑著堅持,先替對方梳好髮髻後,才吃著剛剛買到的蕃薯。

「好吃嗎?」在臉上撲好粉後,他仔細畫著眉,在端視對稱,注意到一旁的灣滿足吃蕃薯的可愛摸樣。

「好吃!熱熱的!」她開心吞下蕃薯後,又撥下一塊要餵給姐姐吃,小心翼翼不沾上他剛擦好的紅唇。

「恩,好好吃。」寵溺的撫著她的髮,要她快點吃,他繼續打理自己。

「菊啊,你好了嗎?客人可都要到了。」年過半百,嗓音跟氣力卻非常有力的媽媽桑來敲他的房門,要他快點打扮,一拉開門就看到灣娘自己吃著東西,讓她的紅牌自己打扮,氣得上前一把要拉起灣娘直要打人。

灣娘察覺到對方的動作,嚇得弄掉了蕃薯,躲去菊的懷抱縮緊著自己。

「她好好吃著東西,沒事幹嘛要打她?」略帶不悅的眼掃了媽媽桑一眼,掩住灣娘的臉,輕拍著她。

「撿個沒有用的女孩來吃蕃薯的,浪費我的米養她,我要你認個人好好教著,你到底幹嘛撿個丫頭!」媽媽桑怒目的指著灣罵。

「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歡男人服侍,粗手粗腳的,還是女孩子細心體貼。」他轉頭對上媽媽桑的眼:「別以為我不知道您故意餓著她,搞清楚您抽的菸是靠誰替您賺的,我要讓她吃東西是我的自由,既然您這麼生氣那就好好給她飯吃。」

「你、」她氣得說不出話,隨即拉上紙門離開。

「沒事了,灣。」淺嘆著拍拍灣娘的頭,只見她怯弱的抬起頭:「…對不起,是灣害姐姐被罵了……」

「哪的事呢,快幫我插髮簪吧」撫著她的頰,要她打起精神。

這是她最溫柔的姐姐,菊,金花屋最受歡迎的紅牌名妓,令所有百花町的男人神魂顛倒的花魁。

是個男人,比女人更加美麗的男人。

夜晚的百花町齊花綻放,男人踏進這花霧般的地上天堂,無不享受女色之中,流連忘返在笙歌之中。

而金花屋在百花町中卻格格不入,它以『小官』為金字招牌。這裡的妓都為男性,比起百花町其他屋敷,金花屋的奇異,更令男人們好奇、瘋狂,小官帶給他們比起女性來更加有挑逗以及慾望。

小官的服務幾乎同為一般遊女,但他們更加昂貴也更加難以一親芳澤。

而菊是小官中的佼佼者,清麗的面容、白皙的肌膚、魅惑的眼瞳,不僅識字又是飽讀詩書,金花屋捧著的紅牌,風靡整個百花町的美人。

她則只是是被菊在一個雪夜中撿回來的丫頭……那時她還懵懂不曉得自己被母親帶到哪裡,只知道自己來到相當漂亮、熱鬧的地方,牽著媽媽的手東看西看,最後在人擠人當中她和媽媽走散了。

膽怯害怕到處都是不認識的人,最後縮在街角蹲著,直到他經過,明明坐在人力車上卻還能注意到自己……

「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呢?」

那時他豔麗的令她驚豔,她甚至以為他是女人……一個擁有慈悲心腸的美人。

乖巧的坐在菊的身後,看著菊不時和客人調笑,互相倒酒。

在客人面前的菊是完全不同樣子,少了對自己溫柔體貼,面前來者不論高官、富商、武士,又或是粗獷的暴發戶,他總是應退的得宜,不撒嬌、不甩態、不低微、不高傲…他保持自己的格調,卻能讓每個客人心花怒放。

沒人可以學得了他,所以他才能一直位處百花町第一美人之稱,令六宮粉黛無顏色。

所以媽媽桑希望他栽培下一輩時,他挑了自己,才這麼生氣吧……金花屋不打女人招牌,菊卻帶一個女孩在身邊,一個只服侍他而已的人,不需學習舞蹈、歌唱、唸書,任何一項該成為妓的技藝,他都不教導自己。

這讓她覺得非常安心,雖然常常得受其他人的欺負……其他小官以及仕從會偷捏她,或故意搶走她的飯……今天傍晚就是因為沒吃午飯太餓了,肚子一直在叫而被菊發現,他給了自己錢,說可以去買東西吃。

她的姐姐待她最好了……

房裡的喘息聲漸息,接著她聽到衣物穿戴的聲音,疑惑今天的客人難得不過夜,明明要跟姐姐共度春宵可是難上加難……

“颯-”紙門拉開,出來的男人冷眼看了自己一眼,她低頭向他行禮。

金花屋的客人幾乎都對女人不感興趣,而菊接待的客人大多不愛女性……

在他離去後,灣急忙抱著熱水進房,看著菊趴在床鋪上輕喘休息,似乎體力還沒恢復不能更衣,便開始幫忙菊整理,浸濕了毛巾仔細擦拭著菊的身體。

「灣有偷看嗎?」他幽幽的開口,側了臉看著她。

「沒有,姐姐說不要灣看,灣不會看。」乖巧的搖頭,小手擦拭的動作沒停下,擦拭他身上的汙穢跟汗珠後,在扶起他起身着衣。

「或許命就是如此低賤了吧…」他躺在整理好的床鋪輕喃:「小官能給男人比起對遊女更加有征服感……」

「姐姐才不是低賤!」她握住他的手:「姐姐最漂亮了、姐姐是灣看過最美的人。」

聞言他輕輕微笑:「灣這樣說,我一點也不會高興。」

「咦!灣讓姐姐不開心了嗎?對不起!」緊張的撲著他道歉,只見他笑出聲。

「沒事的,快睡吧…肚子還餓不餓?」伸手撫著她的髮。

「不餓,灣今天有吃到飯了!」笑嘻嘻的拍拍自己的肚子,表示自己有吃飽,剛剛再宴席上姐姐的客人還賞了雞腿給她吃,平日能吃到肉已經很幸運了,吃得到雞腿更是幸福!

「我累了,休息吧。」聞言而笑了,闔上要她去吹熄燭臺。

這天金花屋來了一位特別的客人,是媽媽桑的熟人介紹而來的,而媽媽桑似乎也特別在意這位貴客,把菊那天的客人都推掉了,只要他為了這位貴賓準備。

在那雙軍靴從暖簾下踏進屋內時,迎接的她愣了一下。

是個軍人,還是個洋人。

「好久不見了,由子」帶著洋人來的軍人是個日本人,他熱絡的和媽媽桑談天,邊帶著洋人走上屋。

這個洋人高高的,讓她必須仰著頭看著他那漂亮的翡翠眼瞳,頭髮是淡金色的,好像是蛋黃的顏色…但是又像姐姐金髮簪的顏色,亮亮的,然後他的眉毛比一般男人還要粗……是因為是洋人嗎?

「高田上尉仍然硬朗呢。」攬著上尉的手臂笑著帶他們到設宴的房間。

「那件事……」

「放心放心,我都說好了,但是坐久點,有點誠意,美人才會入室啊。」笑著要其他小官上前服侍,要灣娘去外頭等待,等菊來了再通知她。

她點頭後乖乖坐在緣側,今天天氣有點冷,她拉緊了外衣,突然身後的門被打開,她疑惑的轉頭發現那個洋人走了出來。

「別怕,只是裡頭悶起來透透氣而已。」看著面前的少女立刻站起身遠離自己。

「需、需要灣娘去拿茶嗎?…」驚訝他會說日文,但仍站好自己不敢放鬆。

「不必,我坐在這就好,打擾到妳了嗎?」他輕輕溫柔微笑看著她,讓她臉一熱的搖頭。

那次宴席菊沒有出現,她跟那名叫亞瑟柯克蘭的軍官聊了好久,她沒讀過什麼書,也不曉得什麼技藝,可是她可以敘述櫻花的美景、日本星夜的絢麗…一切她喜歡的風景,她可以分享給他。

那夜亞瑟柯克蘭的朋友,因為見不上菊而敗興而歸,但亞瑟在跟她聊天時說,跟她聊天很放鬆,他很開心,這句話她開心了好久,她祈禱能再次見到他,就算他說他並不喜歡來這樣的地方,但是一次也好,她期待他的朋友能再強拉他來,因為她想見他……那是她的初戀。

「灣最近怎麼了呢?」

他戴著眼睛讀報紙,看著一旁的少女心不在焉的撥弄花瓣。

「沒事,只是想跟姐姐一樣會識字。」她搖搖頭連忙編了謊塞過去。

「識字?想知道什麼我說給妳聽。」笑著揉揉她的髮,又翻頁報紙,她餘光一瞄發現上頭的照片……!!!

「姐姐!可不可以唸這個給灣娘聽?」她握緊他的大掌要求。

「恩?這篇?這是海外的新聞呢…」推了推眼鏡看著報導文章細讀:「日本與英國官方交流……英國代表是……亞瑟柯克蘭…」

她認真仔細的聽完他唸,眼睛直盯著報紙上的照片,這人多麼完美阿……而她只是配不上他的仕女……

那雙鋒芒的瞳看了眼灣清麗的小臉蛋,略略掃過便將視線轉回報紙上。

幾日後亞瑟柯克蘭又被朋友拉來了金花屋,也是指名要媽媽桑請菊出來,平日她總希望菊少接一點客人,別弄得太累,今日她卻希望菊能去亞瑟那邊,因為這樣她就能看到他了……

但是菊依然不去,而這也是她意料之中的。

不去也好,如果去了……她不確定亞瑟柯克蘭是不是會也喜歡上菊……

姐姐是她見過最美之人,縱使是脫離紅塵的出家和尚也會看他幾眼,又何嘗一個軍人呢?……

「灣……」

那日菊接待著一個熟客,對方是個老大叔,曉讀詩書、愛作畫,跟菊是雅友,她還曾看過他買了菊一夜,只要跟菊下棋。

「是。」凑到菊身邊輕聲應允。

「等等去買些喜歡吃的點心吧。」扇子輕遮著嘴「今天滿月十五有小市集,想去逛逛對吧?」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髮。

「耶?可以嗎?」她驚喜的看著菊,而他一旁的客人也笑出聲。

「你可真疼這個妹妹呀,來,小灣娘去買了零嘴吃吧。」客人笑著給了她幾枚銅錢,她慌張的看了菊,只見他也輕點頭。

「自己小心點,看完就趕快回來。」笑著叮嚀便看著她跑出去。

「小灣娘也長大了,菊還要留她多久呢?是時候該嫁人了。」看著灣的背影淺笑。

「您的意思是想要灣嗎?那可不行,她可是奴家的人。」菊斂眼繼續替對方研墨。

「不,老夫還深愛的已故的妻子,不想再娶,殘生只剩有你這個知音賞畫就夠了。」

「奴家三生有幸能當您的知音。」笑著回應,但沒停磨墨的動作。

「倒是小灣娘不該一直待在金花屋……菊還是好好打算她的後生吧,也快16歲了吧?…」

「奴家會好好安排的,大人別擔心了。」

眼神望向拉開門的媽媽桑。

她開心的逛完了市集,拿著甜漬蘋果回到金花屋,只見仕從個個又用討厭的眼神瞪看自己。

將零嘴收進袖中,微低著頭上樓,每次自己獲准出去買東西吃,或是菊又接到大客人,自己就會被這樣看……

剛剛不是只有那熟客在嗎?沒理由突然又給
大筆錢……

「菊、呼……」

才靠近房間的紙門,她聽到裏頭傳來男人的粗喘聲,她從頭皮發麻至腳底,心臟彷彿被什麼抓住了一般…那不是本田菊的聲音,不是那熟客的聲音……輕輕拉看了縫隙…




「柯、柯克蘭先生……別…啊…」

她掩住唇啞哭跪地,不是的不是的……不是那個會溫柔微笑的紳士……

「我一直盼著你呀…菊,今天終於……喔…」

死咬住唇,就算嚐到血絲她依然不放,掩著耳不願聽見任何字詞。

那交疊的兩具身軀、亞瑟柯克蘭強壯的身體壓著菊,手握緊不願鬆開他的腰肢,宛如發洩般不停抽送的……

緩緩抽出了自己後,亞瑟柯克蘭理好了衣服,看著屈身在床鋪上的菊,手輕觸著上菊白皙的大腿游移而上……

「菊……」

「請您離開吧……」飄若細絲的聲音從凌亂的髮絲中傳出。

一把轉過了菊的臉龐,粗魯的吻咬他的薄唇:「亞洲人說薄唇的人薄情,但是你的身體……好熱情。」

起身推開門走出房,看著一旁縮得小小的侍女開口:「好好照顧他,剛剛太心急了沒用滑油。」語落,便提步而去。

在他走後,侍女方才抬起頭,擦去一雙淚眼,她吸著鼻子奔入房:「姐姐!」

輕輕擦拭菊的身軀,一如往常用心:「姐姐現在感覺還好嗎?大夫說要好好照顧傷口。」

「可第一次這麼疼呢……」他幽幽的看著天花板開口,掌握緊灣的細緻小手。

「那、那洋人太過分了……姐姐下次不接待他了。」她含著淚抱緊他。

「……男人啊…只要能填滿他們的慾望,是男是女,都不會在乎的。」抱緊著灣呢喃,輕安撫她在懷中低泣。

只要妳永遠在我身邊就夠了……

「灣只要有姐姐就夠了……」

「那菊美人終於見你了?看你今天笑得一臉春風。」

「因為是他親自邀請我的…還以為他根本不甩我了,那晚他好熱情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TBC.

結局: 續篇 

 

後言

這篇看看就好OUO......啊鳥功力還不夠好,故事舖陳的還不純熟,純粹想打出這樣的故事。

結尾描述可能不夠好OTZ....總之是菊故意讓灣看到他跟粗眉在**的,因為他查覺到灣喜歡粗眉,所以要讓她心碎w希望我有打這樣的氛圍OTZ....

總之最後灣娘是跟菊在一起了(歡喜大結局!(不

然後灣叫菊"姐姐"是跟友人討論了一下才決定的,"姐姐"比較有親密感W

創作者介紹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一那可
  • 感覺很有畫面呢,挺喜歡的(^^♪
  • 謝謝喜歡艸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7/08/08 22:0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