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為金花屋的美人接續(因為我不知道我又會更新這篇otz)

 預防針:

1.花魁設定

2.主菊灣,微島國,微腐

3.BL情節輕微描寫有

 

 

 

那日後,菊因身體為恙暫時休息了幾天,詳細情形,因為媽媽桑了解,所以也同意菊暫時休息不接客,但因為少了菊這個紅牌吸客,難免金花屋的生意受到點影響,客人少了些。

「姐姐…?」

她怯怯的端著熱湯進房間,看著菊仍睡在被窩的摸樣。

那日後,菊對自己變冷淡了許多,甚至總是對自己愛理不理的……她有些難過跟失落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裡惹姐姐生氣了……

「姐姐起來喝湯好嗎?這是灣剛剛熬好的,喝了精神會很好。」細聲將湯擺在榻榻米上,她小心翼翼靠近他詢問。

「放著吧,我想去洗澡。」沒看向她一眼,盡自起身。

獨坐在房中看著菊急急離房而咬緊唇,她從來沒見菊這樣對自己疏離,自己被撿回來時,他對自己最無微不至的照顧了……打從那時她就發誓自己的一切都是屬於他的了……

像是想起什麼的抬頭……是不是他知道自己偷偷喜歡他的客人,所以在生氣……姐姐一定認為自己想要背叛他了…

連忙起身往浴間奔去,她得告訴他、跟他解釋……她沒有要背叛姐姐、沒有要搶姐姐位子的想法……

輕拉開了門,看著菊獨自在木盆裡泡著的背影,輕輕拿起毛巾湊到他身邊:「姐姐……」

「姐姐不要不理灣好不好……姐姐可以打灣、罵灣,灣願意做任何事……姐姐不要生灣的氣了……」輕輕擦拭著他如女人般白皙的肌膚,浴間裡因為熱水的霧氣,讓她的視線有些模糊。

「灣還在乎我嗎?」沉默了好久後他才開口,默默的看了她一眼,眼神裡沒帶著多餘的情感。

「在乎、灣怎麼可能不在乎姐姐…」看菊願意好好對自己說一句話而終於露出笑容。

「灣願意做任何事?」眼神冷冰冰的看著灣清麗的面容。

「願意,只要姐姐不生灣的氣。」連忙點頭答應,話一落便看著菊伸出光裸精瘦的手臂,溫厚的掌覆上自己的頰。

「把衣服脫了。」

在她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什麼是男女情愛之事,因為她被母親關在壁櫥裡時,她從小洞中窺外就看到母親跟男人交歡時那奇妙的表情……那是既痛苦又看起來開心的事情,而母親靠這樣的方式養活自己跟她。

在那時自己被帶去百花町,母親大概是要把自己賣掉換錢吧,然後要不是自己走散了,或許現在自己也會百花町哪間置屋的太夫……

但現在那件事似乎正要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照著他的話,她在他直視的目光下,熱紅了頰脫下衣服,赤裸裸的又在他的要求下也跨進木盆。

「姐姐……」她羞怯的遮掩著胸前,和他一起泡澡是第一次,連這樣被他看光身子也是第一次……從來只有她看過他的身子……

「過來。」伸手一攔,抱住了她的纖腰,唇吻上她的胸。

「嗚、姐…」她攀緊他厚實的肩膀,那綿密的吻就烙在自己從未被碰觸的地方……

「叫我的名字。」將她緊緊抱著,從未碰觸女人的他,面對不同以往的柔軟身體、對象也是他早已渴望許久的人,擁著對方的力道稍嫌粗魯……

「啊、恩…菊……」被騷弄著終於攤了身子,軟軟的靠著他的胸膛,小巧的臀壓在他的腿上,她能鮮明感覺到腿間那灼熱的柱體抵著。

「灣真乖……」媚笑著沒了往常對她的溫柔,抱住她腰部的大掌緩緩向下,捧住她的臀瓣揉捏:「好軟,灣的身體好柔軟。」

她羞得將臉埋進他頸窩,小手抓緊他的手臂,腦海中亂成一片,她不知道接下自己是否會變得跟那時看到的母親一樣,又或是自己所看到的……接客時的菊?

「吶…灣知道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嗎?」他淺勾起微笑舔吻上她的頰,嫩嫩的觸感令他著迷,又忍不住低頭吻咬而下她的頸子。

「啊…灣知道……」被他伸手抬高下顎,好讓他方便吻著自己的頸肩,身子也被牢牢牽制貼著他,身下被他的手指撩開,明明覺得癢癢的,但是眼眶卻因為這種感覺染上霧氣。

「真聰明。」斂眼將指順著水送入她體中,滿意的聽到她的驚乎聲,原來是這種感覺啊…被緊緊包裹著、溫熱的感觸……

「哈恩……等…」她不敢推開他,只能抓緊了他的肩,承受第一次被碰觸的刺激快感。

「為什麼要等呢?灣不喜歡我碰?」空出手搬著她的臉對著自己:「只要想要那洋人碰是嗎?灣是不是希望那晚他上的是妳呢?」

「沒有…灣沒有這樣想…」她被他嚇得落下淚,她第一次看他這樣……

「那為什麼說到他,灣身體就有反應了?」眸掃到她泣顏,張口咬住她的唇瓣。

「菊嗚……」唇被他咬得好痛,忍不住張口求饒,下一秒他的舌尖鑽進她的口中,淺淺的血味纏繞在彼此口中,她的初吻帶著血腥味。

在他鬆開唇後,牽在兩人唇瓣上的細絲沾著血絲,他看了眼她的淚眼,又凑上她的頰舔舐著她鹹鹹的淚痕。

「菊…嗚…灣沒有…」她怯憐的替自己解釋,小手緊緊抓著他:「灣沒有想著他…灣真的沒有……」

「灣喜歡他對吧?」側臉咬上她的耳,呢喃舔吻著,她聽聞他的話身子顫抖縮了一下。

「可是灣不喜歡他了…灣不喜歡……」灣抓緊他哭著開口「灣討厭欺負菊的人…阿恩!」在開口的同時身下明顯又抽送著讓她叫出聲。

「我不相信灣。」瞇起眼看著她淚流滿面的摸樣,是要討自己同情?還是真覺得她被自己誤會委屈了?

「灣說的是實話……真的……」怎麼辦…他不相信自己……那雙一直溫柔看著自己的眼瞳,現在卻冷冰冰的……

「用身體證明給我看。」拉近了她的身軀,讓她整個人趴上自己的胸膛:「我要灣的身體證明只想著我一個人。」

「灣要……!」還在疑惑的瞬間,他強行進入了她,還來不及反應身下痛楚從腳尖直到頭頂。

他斂眼看著她哭泣的淚顏,明明很痛但她不敢喊出聲,死命咬住唇忍耐,連掐也不掐痛自己任一分一毫,而是握緊拳心抵著自己。

「痛就喊出來。」他無心感受身下是否舒服,那緊密的包裹住自己的感覺,明明該是感到舒服的,但她的眼淚讓他不捨的更多。

「不嗚……不痛…一點都不會痛……」忍著身下感觸開口,她不敢掐著他,就怕把他的身體抓傷,這樣他接客時會被客人嫌棄的……

「抱好。」將她壓進自己懷中,指尖探下揉捏上她的小核輕輕搓揉,感覺到她身體微微顫抖後,包裹的感覺更加緊密,讓他輕喘。

「啊、恩……」攀緊他的肩頭呻吟,忍耐不住騷動,她不適扭動身軀,但反而讓他更加用力的攬緊她的身子。

「灣吸的好緊呢。」壓緊她的臀後,用力向上撞擊,又讓她難受的叫出聲。

不停使力抽送撞擊著她體內,享受她的初次羞澀跟疼痛難耐,直到他宣洩了才停止……

她癱軟在他懷中,身體裡熱熱的,高潮後的餘韻、身體的疼痛讓她無法動彈,趴在他的胸膛喘息,長髮濕黏在紅頰上。

在他回神時才發覺水溫早已下降許多,輕輕抱起她抽離開自己,想先起身整理自己,好才抱起她整理,只見她察覺自己要離開她時,抬起無辜的容顏抓緊自己。

「……我先起來整理,等等再幫妳整理。」抱緊她的微顫的身子,輕吻著她的頰面。

整理好彼此後他直接橫抱起她回房,不顧木盆裡的水飄著血絲,或是他們擦拭身體的毛巾沾上血漬……

回到房後他輕輕將她放躺上被窩,發覺她仍不放開自己,哭泣過的大眼一直看著自己,知道她這樣的舉動代表什麼而斂眼,躺在她身邊將她抱緊。

「快睡。」

感覺到他拍著她的背輕哄的拍撫,跟剛剛生氣的他不一樣了…她輕輕闔上眼,安穩疲憊的睡去。

“咚咚、咚咚”

一大清早他被門外敲門聲吵起,他最討厭有人一早打擾他了……

起身拉開門不悅的盯看著來人:「什麼事?」

「菊先生,剛剛仕從們打掃您的浴室發覺水裡有血,所以來詢問您是不是受傷了……」

「……昨晚拉扯到傷口而已。」冷眼看了對方一眼,只見他聰明的閉嘴不多問,低頭道歉離去。

打發了仕從後,他轉身想回去再睡個回籠覺,卻發覺她醒了,但像個嬰孩般窩著不敢動……

回到他原本睡的位子躺好,與她眼神對視。

「疼嗎?」看了好一會兒後,他才開口,指尖覆上她飽滿柔軟的頰。

她先張開口但又隨即闔上,良久後……「灣不知道要說什麼…灣怕又惹、惹姐姐…生氣,灣不要姐姐生氣……灣會乖乖的,姐姐不要生氣了……」她抓著被子抽泣。

攬著她入懷「不生氣了,灣別怕。」斂眼抱緊她,底下頭嗅著她的髮香,這香氣讓他安穩。

「灣不會要離開姐姐…灣要跟姐姐永遠在一起…」緊緊抓著他蹭著,她喜歡溫柔的他,她發誓不會再惹他不開心了……

「嗚呼……」被他牢牢由後抱緊著身子,任由他對自己又親又舔,後首枕著他的肩喘息,那雙大掌游移在她身上不停撫摸。

「……妳好香。」舌尖舔允她的小耳,大掌從鬆散的衣領撫進,游移在細嫩的肌膚上,逐漸往下。

「啊嗯……」不自覺的身體蹭了他,仰頭鼻尖摩擦了他頸窩,尋覓他的唇吻,轉過身抱住了他的頸,逐吻而下。

「再多一點,灣。」

啊,已經養成壞習慣了……

闔眼享受她落下的親吻,被男人碰觸過的汙穢彷彿隨著她的唇撫去,好像慢慢變乾淨了……

有時他ㄧ整晚拒絕接客,只為了好好陪她,也讓她免去,在自己接客時,她整晚必須坐在房外的等待。

有時她在他接客完後,替他擦拭過了全身後,接著會吻遍他的身體,替菊忘去他一直厭惡的男人碰觸。

在親吻到他胸膛下時,小手輕輕拉扯開他的腰帶,但他卻捧起她的臉。

「姐姐覺得夠了嗎?」疑惑的看著他,被他拉起身後窩進他的懷中。

「恩,這樣就夠了。」低頭親了她的頰「謝謝灣。」

「怎麼會,灣這樣才不麻煩。」抱緊對方蹭了蹭,能幫忙到他,她已經很開心了……

菊斂眼笑著繼續抱著她,享受她溫暖的體溫,宜人的香氣。

他們過著這樣的日子,一天是一天,他有接客也好沒接客也罷,一切在那日灣睡在自己懷中時都無所謂了。

他有她陪伴已足夠也滿足。

「姐姐吃飯了。」中午她端著兩人的飯菜進房,笑著將碗盤擺上桌,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領到的飯菜有雞腿,平常不是只有過年才有……

在坐好吃著飯時,媽媽桑來敲門,那精緻的妝容揚著的笑容,可是灣有史以來第一次看到的無比燦爛。

「菊啊…怎麼不多吃一點,你要好好吃才行。」笑盈盈的拿過灣的筷子,替菊挾菜,灣微低了頭退在一旁,捧著自己飯碗不動。

「媽媽桑有話快說吧,我想好好吃飯。」放好碗筷,雙手交疊擺好的看著她,示意對方不說完他就不再吃飯。

「哎呀,也不是什麼事,只是這可能是你最後幾餐在這吃飯了,媽媽桑捨不得。」說出的話跟人的表情搭不上關係。

「在下不懂您的意思。」

「上次那位柯克蘭先生……」媽媽桑掩嘴輕笑,在聽聞柯克蘭這個姓氏時,灣驚恐的抬首…媽媽桑又要菊去接待他了嗎?

「怎麼?又指名我嗎?回他不用了,在下不接不用滑油的客人,如果您希望我又休息好幾日,儘管逼我接沒關係。」

「哎呀~不是的,別動怒別動怒,其實他本人也相當內疚的,還不是被你迷去才這麼衝動。」她按倷著他「柯克蘭先生呀,差人昨晚提了一個皮箱過來,知道裡頭是什麼嗎?是滿滿的鈔票啊!他要來替你贖身啊、菊!那皮箱裡的鈔票還只是保證金啊!」

瞬間,灣手上的碗掉落在榻榻米上,雖然碗沒打破,但她最喜歡的雞腿卻弄髒了……

「死丫頭快弄乾淨!」媽媽桑轉頭朝灣怒罵,她連忙收拾時,又聽到媽媽桑繼續勸菊,要他接受亞瑟柯克蘭,說他絕對會好好照顧他……

「在下會謹慎考慮的,您先去休息。」眼神沒有多餘的情緒,要媽媽桑先離開。

在她退出房間後,他對似乎快哭出來的灣張手「過來。」

她看著他半頓,隨後撲進他懷中「姐姐會答應嗎?……姐姐不要丟下灣、不要……」

「我怎麼可能丟下妳。」低頭吻著她的髮頂,輕撫過她的髮「我會帶著妳走,那傢伙要替我贖身,那我首要條件是我要妳跟我走。」

「可是姐姐到他身邊,還是要過這種生活……他一定會欺負姐姐,他一定會……」她清楚菊討厭被男人碰觸,現在還可以愛接客不接客,但要是之後進到柯克蘭家,那鐵定是三餐都會被強迫的……

「但這是我們唯一能離開這裡的機會。」斂眼抱緊她,他知道她也心疼自己這樣被凌辱,但這是小官的命啊,又更何況是身為紅牌的自己呢?什麼變態客人……都接過了…又哪怕之後一輩子只要服侍亞瑟柯克蘭一人?

「灣不要姐姐跟著他……姐姐會被欺負。」她固執又擔心的搖頭拒絕對方勸自己。

「灣…知道為什麼我會考慮要答應柯克蘭的條件嗎?」他捧著她充滿淚痕的頰端視。

「什麼?……」吸了吸鼻涕,抓緊他的大掌。

「我們在這不會有未來。」親吻上她的唇「但出去就不一樣了,我們能逃跑,這樣就能離開百花町了……」

「可是他是上次那樣欺負姐姐,進到他家就出不來了……」死命搖頭反對。

「我答應讓他替我贖身,可沒想要進他家。」揚起淺笑看著她。

所以他答應了亞瑟柯克蘭,而柯克蘭爽快的立刻付清了菊的贖身金,然後順著菊的要求,柯克蘭買下了灣娘,接著再把灣的賣身契送給菊。

那晚金花屋彷彿是辦喜事一樣,弄了好豐盛到酒宴慶祝,而菊以身體不舒服而沒出席,柯克蘭一心喜悅,以後能完全永遠的擁有菊,便不逼他一定要陪他,由其他小官接待。

那晚的金花屋大概是全百花町最熱鬧的置屋了。

而在約定好菊出置屋的日子前晚,金花屋失火了,從廚房開始大火燃燒,大家搶救樂器、和服、飾品……一切值錢的物品都從置屋搶救出來。

但當火滅了的清晨,媽媽桑才發現自己最值錢的物品已經逃跑了。

用力將砍好的木柴捆好背上,老翁吃力的往山下走下,迎頭看見面容清秀的青年牽著馬,而馬匹上坐著一名女子緩緩走來。

「先生要去哪呢?怎麼兩夫妻要出去?」老翁疑惑的開口。

「我想帶內人去鎮上。」淺笑點頭致意,馬上的女子也點頭示好。

「怎麼了?是生病要找大夫了嗎?那回來後,我再叫老伴替她煮點好的,補補身體。」擔憂的回應,這對年輕夫妻來村子裡時,對大家都非常好,也很肯學做事,為人踏實,很快的村子都會照顧他們。

「不是的……」笑著搖頭後握住愛妻的小手「她想去鎮上挑布料,給孩子的做衣服。」

「哎呀,怎麼這麼麻煩,叫你自己去就好了,怎麼連妳都要去呢?萬一途中動到胎氣怎麼可好?」

「我說過了,她就是堅持,所以只好順著她了。」無奈笑著。

「第一胎總是這樣的。」笑著背好木柴後目送他們離開,淺笑搖頭著步回村莊。

 

 

吶、可有聽說百花町有個絕世美人?能歌善舞、飽讀詩書、琴笛書畫樣樣都好,令所有文人雅士都為之傾心,但如傳奇般的美人啊,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,明明是個男人卻比女人還美。

後來一個洋人將軍醉心美人的美麗才氣,所以用大把鈔票要替那美人贖身,但美人卻被人放火給燒死了,可憐紅顏被火給吞噬,而有人說,是上天要他回天上做仙,才讓大火帶走他的。

在天上當神仙一定很幸福的吧?

 

 

END.

 

後言

完結了,確定不再更新

這算是蠻久遠的妄想,結果跟朋友聊一聊就有動力填坑了w

再次謝謝閱覽此文章的你們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空氣鳥
  • 大大的文好棒啊!
    最後能快樂的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QuQ
    好感動啊!!

    大大寫文加油喔('∀')
    希望能看到更多菊灣精神糧食
  • 謝謝喜歡><不會討厭這篇文章就好!
    非常喜歡花魁這個文化,卻捨不得讓灣娘去當花魁,但阿菊就算了W(欸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5/04/04 23:30 回覆

  • 伊人的妹妹
  • hi
    我是伊人的妹妹
    我看到這篇時覺得非常棒!
    我好喜歡!
    我自己在想的另一篇漫畫的
    同人也有一些類似的元素
    加油喔!
    辛苦你了!
    謝謝你!撥空出來寫這篇文章!
  • HI!你好><
    好開心你看這篇文章,謝謝你!!!我會加油的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5/04/12 00:20 回覆

  • 	伊人的妹妹
  • 作者大你好厲害喔!
    雖然我的雷點是BL,但是我還是被你寫文章的手法吸引了,我第一次看BL耶!!^-^
    順便分享一下我的同人文:男女主角為了更接近敵人打探消息,所以跟部下們在敵人們常去的商圈裡租借店面來做假的青樓,大家(不論男女)都用高強幻術+魅術把自己變成假的娼妓,用魅術來套敵人的話,用魅術來吸引敵人,因為是迷幻魅術所以男女主角與部下們不需要跟客人上床,施展這些法術讓客人誤以為他們真的跟美人們發生關係了(實際上沒有),(不好意思對不起,我在看這篇時,私下在心裡把這篇的菊也改造成這樣,因為捨不得他)
    作者大大和其他讀者們,我想出來的『梗 』可以拿去參考或使用喔
    作者手法光輝太強大了!!!!!!竟然能讓打死都不看BL的我產生興趣,被你的描述描寫手法深深吸引,再次感謝作者和其他抽空寫出菊灣配對的人們
  • 謝謝你的靈感提供!!
    如果有機會我會試試看得
    看到你開了部落格呢!加油喔!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5/04/18 12:30 回覆

  • 某路人
  • 在翻菊灣文的時候
    翻到了飛鳥大大以前的文章
    仔細看才發現你改了名
    而且是我前陣子在pixiv追蹤的小鳥昱!
    在pixiv時就看過金花屋的美人的封面圖
    可是那時不知道是封面圖
    對圖上的那句話充滿疑惑
    以為灣是接待菊的花魁 菊是客人
    到這裡看了金花屋的美人兩篇文才恍然大悟
    超喜歡金花屋的美人這兩篇啊啊啊
    (本人不只是重度菊灣控也是腐女 同時覺得菊不當受實在太可惜了 這兩篇可以說是多個願望一次滿足XD)
    我很喜歡飛鳥大大的圖文
    希望未來能看到更多你的作品~
    謝謝你的創作滿足了我們這些讀者的幻想wwwww
    PS:強者背後不更新了嗎?我也超喜歡這系列的說wwwwwwww
  • 謝謝路人桑光臨寒舍(●´艸`)
    金花屋的架構很早就想到了,很開心自己終於有動力打完它,雖然可能表達方式有待加強,但有人喜歡非常開心(*≧m≦*)
    我會努力加油繼續創作的!
    回覆PS.強者背後轉世成幼妻了wwww所以後頭可能會有點既視感>w<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5/04/29 22:5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