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食用前注意》

\\菊灣是凡人設定//


「阿菊!陪我玩!」


炎炎夏日,她來到自己家避暑,這段日子安靜到嚇人的本田家頓時吵吵鬧鬧了起來的,雖然他覺得有點煩人,但是不討厭就是了。

「阿菊!」拖著波奇的尾巴踏進他的書房,小小隻的她活力十足的要他陪伴。

「灣,不可以抓波奇的尾巴。」他沒好氣的放下毛筆,一抬首就看到波奇想逃跑的可憐模樣,而灣娘的小手抓住它的尾巴抓得死緊,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拖著它走來走去。

「可是波奇想逃跑啊!」小手一舉,似乎又想把波奇舉起來,但是被它逮到機會逃離魔爪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躲到本田菊身後。

「唉……灣,妳把波奇的毛扯掉了。」心疼的看著愛犬被蹂躪的慘況,另一邊的兇手水靈的大眼盯著自己。

「可以陪灣玩了嗎?」伏在他的大腿上,她眨眨眼的撒嬌。

「妳……」揉了揉的眉頭後,他站起身一把拎起灣娘,然後放在走廊上,再拉上房門。

「陪我玩!」意識到自己被丟出房而氣憤拍打他房間的障子門。

「我在忙。」冷硬的聲音的從房裡傳出來。

「那把波奇還我!」

「這是我的狗。」

「陪我!」

這是本田家的盛夏最常聽到的一句話。


雖然是不討厭被灣娘這樣吵,可是本田菊還是覺得事情得解決……

就是因為灣娘沒玩伴,所以夏天才會被送來本田家,但本田菊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陪她玩蟋蟀、抓獨角仙……

而經過灣娘手下的動物無一不被摧殘欺負……他既不可能指望波奇,更不可能奢望自己豢養在別院的天竺鼠或是兔子……


「阿菊你要幹嘛?」

疑惑的看著對方牽著自己到後院。

「我要麻煩妳做一件很重要的事。」牽著她到後院,然後找了地方蹲了下來。

「什麼什麼?」一聽到是重要的事,立刻專心的跟著他蹲下。

他從提來的小木桶中拿出紙包,打開後裡頭是一粒一粒的向日葵種子。

「這是給我吃的嗎?」一看到是吃的開心看著他。

「這是要種的。」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,拿起小鏟子挖了一個小洞,然後將種子撒下,再把土撥回去:「這個種子會種出很漂亮的東西,可以麻煩灣幫忙嗎?」

「很漂亮的東西?」興奮的光芒從她清澈的大眼閃爍。

「嗯,把這些種子種在後院,就能看到了。」將東西都放在她的小手上,便坐在廊簷看著她在後院忙碌了起來。

午後,本田菊點起了蚊香豬,看著累壞的灣娘趴臥著睡午覺,他輕輕勾起唇角,手輕搧著扇子替她吹去熱氣。

雖然種的位子不整齊,但是她的確認真的按照自己的話,好好種下種子,也都有弄鬆土、澆水,低頭看著灣娘酣眠熟睡的模樣,他伸了懶腰側躺在她身邊。

「為什麼不每天都這樣呢?」

指尖將她垂在頰邊的髮絲撥至耳後,而她似乎因為自己沒再搧風而又有些熱了:「嗚……熱……」

「是是是……」認命繼續動作。

之後的日子,也如他所意的,灣娘認真照顧後院的種子們,減少了去騷擾他的次數,雖然他因為突然又回到安靜有些不習慣,但在吃飯時看到灣娘比以往更開心的笑容,心裡覺得自己做對了事。

但是初衷就只是要灣娘別來吵他罷了。

「灣,快進屋!」

在夏季梅雨季節來臨,每天下著雨,雖然沖淡了夏日炎熱的高溫,但是帶來的大雨讓灣娘寢食難安。

「灣……」

「不行!」她撐著傘蹲在自己的花田中,替每個小芽苗遮雨:「這麼大雨會把它們淹死的!灣要替它們遮雨!」

「真是……」本田菊淺嘆,接著令人多拿幾把傘來,走到灣娘身邊將傘撐開,然後ㄧㄧ放置在她的小花田上。

「阿菊在幹嘛?」她看著本田菊的動作歪頭。

「在幫忙。」將傘放好後,一把拉起她:「這樣就不會淹水了,進屋吧。」

「這樣就不會淹水了嗎?」不解的看著對方抱起自己,還是有些不放心的盯著自己的田。

「沒錯,不會淹水。」無奈的又重複一次回答。

「什麼時候它們才會長大呢?」她被帶回屋內後,馬上就被他抓去洗澡,坐在廊邊乖乖的給他擦頭髮。

「很快,灣每天都在照顧它們,很快就會長大了。」溫柔的擦拭她的長髮。

「會在灣回家之前嗎?」轉過頭看著本田菊,馬上她就要回家了,那些苗會很快長出漂亮的東西嗎?

「可能……沒辦法……」不出所料,她的臉立刻垮了下來,轉過了頭,將小小的身軀縮了起來:「不過灣下次來,一定就看得到了。」

「真的嗎?」可愛的臉蛋又再次揚起笑容。

「嗯,我會幫忙妳照顧它們的。」

「真的喔?阿菊要跟我打勾勾!」笑著跟對方小指勾小指。

「嗯。」

在她回去後,他也照約定的好好照顧她的花田,但是卻只有剛開始。

在他因事物繁忙,疏於、甚至是根本忘記要照料她的花田,在秋末不到,她親手種下的種子便早已通通死光了。

等他想起時,在後院已經只留有枯萎乾扁的芽葉躺在土上等著它們的主人回來……

「嗚……阿菊明明答應灣會好好照顧它們!」在下個夏天來臨,本田菊也面臨人兒的興師問罪。

「我忙著工作。」不意外她來到本田家第一句話會是怒氣。

「騙人!阿菊根本是不在乎約定!」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明明好期待自己的種子已經發芽,然後長出漂亮的東西,結果ㄧ回來自己看到的是空蕩蕩的泥土……

「我很忙……」

「阿菊是大騙子、討厭鬼!我再也不要見到你了!」這是她第一次這麼生氣的對他大吼,也他第一次看到她眼神裡的失望跟難過。

看著灣氣沖沖的跑走後,他望著她沒關上的門呆愣……

明明當時看到枯田時,罪惡感沒那麼大……現在罪惡感才一直湧上來是怎麼回事……明明都做好一切合理正當、讓人覺得自己沒錯的理由,但看到她落淚的臉龐,他一個該死的藉口都說不出來……

懊惱的摀著臉,明明能精明幹練的面對會議上任何人對自己的質疑批評,但是自己卻敗在一個小丫頭上了。

這一夜,本田菊第一次因為不是公事而失眠。


隔天,他一個人坐在飯桌前,看著身邊的位子空蕩蕩的……

「灣小姐說今天不要出來吃飯……」一旁的僕人主動的上前回應。

「把早飯送去她房裡吧……」交代下去後他飯也不吃的起身離開。

另一邊的灣娘,從昨天跟那殺花兇手決裂後,一個人窩在房裡氣鼓鼓的,她自己決心要把自己關起來,直到要回家了!

然後閉關的第二天,她的房門外出現了不速之客。

「灣,出來一下好嗎?」

終於還是拉下臉來的本田菊跪坐在外,看著她的房門許久,才看到她拉開了一點縫隙,露出惡狠狠的大眼睛:「你要幹嘛?灣討厭你,不要坐這邊!」

「給妳的。」把一旁的報紙攤開,裡頭包著兩隻向日葵:「昨天去宮本先生家拿的。」看著灣娘張大了眼睛看著向日葵。

「這個是那個漂亮的東西嗎?」推開了障子門興奮的看著向日葵,舉起它時,卻發現它的根未完全去除:「還有泥土……阿菊是偷拔別人的向日葵嗎?灣要去告狀喔!」

話一說完立刻被腦怒的他彈擊額頭。

「嗚!好痛!好痛!」她吃痛的摀住額頭大叫,不忘報復的伸腳狂踢對方報復。

「堂堂本田家的人何必去偷花呢?當然是為了妳去問宮本先生能不能給在下幾株向日葵啊!」生氣又羞窘的撇頭,這模樣讓灣看得笑出聲。

「嘻,謝謝阿菊!」

看著她又笑出笑容,開心的抱起向日葵,將它們種到空蕩蕩的田中,細心仔細的替它們澆水。

「我們再種一次把。」蹲在她身邊一起看著向日葵提議:「這次在下保證不會讓它們死掉了……」低頭看見灣娘喜滋滋的點點頭,開心的靠著自己。


「吶,菊,當初為什麼要我種向日葵呢?」


她趴在床鋪上踢著腳,看著對方躺著闔眼休息。

「是因為要我保持樂觀?希望?還是菊要誇獎我像向日葵一樣,每天向陽光前進?」

「想敷衍妳而已。」不想回答她的一把壓住她。

「討厭!不要每次都壓在人家身上!」氣惱的想推開對方。

「嗯……這樣很舒服。」趴在她胸前沉吟。

「走開啦!」


他不想說,也不想讓她知道,向日葵在他心中意思是:妳是個道地的迷人精。


#後言

這篇是去年8/19的稿子,抱歉這麼慢才放上來

嗯.....我還在幼妻卡文中,想把正篇填掉在更新別的W(蛤?裏篇?裏篇是沒有結局的喔)

總之,不在發表作品的這段時間,依然有人來關注,阿鳥真的很開心

所以得好好固定更新來回報了

歡迎大家來找我聊天呦

下次見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あ鳥 / 啊鳥 的頭像
あ鳥 / 啊鳥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少蠻
  • 請大大持續更新!!!
    菊灣文讚!!!!!
  • 我回來了!!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XD
    謝謝支持!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6/08/22 00:11 回覆

  • Lon5an
  • 會定時來觀看的!請繼續更新啊!
    菊灣文是我的精神糧食啊!
  • 好的!!謝謝支持><我會努力的!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6/08/22 00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