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個沒有本田菊的世界,在那場戰爭結束後,本田菊消失了,而唯一記得本田菊的人彷彿剩下她一個人。

 

七十多年過去,被調派到英國的她,在這找到與本田菊極為相似的他.......

 

 

1.0

 

時間分分秒秒地過去,她急速的掃過電腦螢幕上的每一條資料......

 

每張黑髮深褐瞳的男性臉孔在螢幕上不停滑過,直到掃過最後一筆,她才鬆開緊握滑鼠的手。

 

沒有、還是沒有......

 

數字鐘答答響的辦公室,獨留又再度失望的她嘆息。

 

-

 

2017

 

這是個沒有本田菊的世界。

 

灣娘解下髮圈,蹬開束縛高跟鞋,然後將手上的東西胡亂一丟後,倒在床上生氣得將枕頭丟下地板發洩。

 

那該死的老狐狸太會躲了,都幾十年過去了,她仍然找不到他,彷彿這個人不存在過,他消失得乾乾淨淨不著痕跡,她動用了自己不少條人脈在世界各地找著那個人,但是得到的結果都是令人失望。

 

她看著床頭那張泛黃的照片,那是自己唯一與他有關聯的物品:一張當年他們在寫真館照下的合影。

 

如果現在會知道他的影像有多麼重要,她當時一定要求他多洗幾張照片的......

 

「你到底在哪裡呢?......

 

......

 

 

「哈啾--」

 

打了個噴嚏後,他揉揉鼻子,又繼續按著計算機記帳,將收銀機的金額點好後,把錢收進保險箱,確認好吧檯跟桌面整理好後,他關掉燈光,將大門鎖上。

 

熄滅這巷子中小小咖啡廳的燈光。

 

本田菊打著呵欠,將圍巾圍好自己的頸子後,提著晚餐漫步走回家。

 

他在心理想著最近店裡的營業額,最近幾個月的開銷跟收入一直都沒有打平呢......這樣下去股東不會來找他算帳才有鬼......

 

不管怎麼樣,現在能有這樣的日子,他也該知足了,以前是跟世界在算計,現在他只需要在乎帳本上幾個數字的變化,跟擔心自己的肚子,他滿意也喜歡這種日子。

 

回到住處後,他將晚餐丟進微波爐微波,掀開了筆電看著國際新聞。

 

這是他唯一能放鬆的空間,一間小套房,沒有太多餘的裝飾,卻還是有點他"現在"的品味。

 

現在的本田菊已經不本田菊了。

 

七十多年前,那場大戰結束,他被關在醫院等候,阿爾對自己的處置,但是到來的人卻是亞瑟柯克蘭,然後被他帶往英國。

 

原來在許多交換利益來往下,他被各大國決定命運,日本被判決不需要他了,而本田菊變成廢人一般、不被需要了,柯克蘭出自於一點舊情,便將自己帶往英國,並讓自己以一般人的身分偷偷過日子,而本田菊存在的這件事被阿爾個人所決定:遺忘。

 

本田菊變成一個凡人,定時改名換姓、定時搬家,不再說日文、不再跟日本這個國家有關係,對任何人,他現在只是個亞裔英國人,說的一口標準英文,安安分分在巷子中經營一家咖啡廳,低調把這個身分的人生過完後,再拿著新身分度過另一段人生。

 

他花了七十多年抹滅本田菊的影子,為的是活下去,活著能再回去他的土地,就算明知是不可能,但是他心底一直期盼著。

 

就算因為這個願望必須放棄自我、必須放棄心底的那個人兒,他也甘願......因為他也沒有任何希望去渴望的任何事情了。

 

 

早晨,本田菊準時抵達咖啡廳開門,將信箱的信取出後隨手擺在吧檯上,他打算先把外場的桌椅弄好,再來看看是不是又要繳什麼帳單。

 

但是卻被名不速之客推開門,往吧台上的信封伸手一拾:「重要的東西要先看阿,費斯頓先生。」

 

「小店還沒營業。」本田菊從容轉身微笑迎客:「柯克蘭先生。」

 

「幫你的股東做份早餐不為過的。」他莞薾一笑,拿下帽子後便坐下等著本田菊的早餐上桌。

 

「是來看帳本的嗎?最近可不好看喔。」本田菊走回吧檯,拿出貝果,俐落的切開料理。

 

「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你開這家店能不能賺錢的。」他優雅的勾起笑容。

 

「但是在下總得為股東大人顧一下荷包。」將泡好的茶濾過之後,倒入茶杯後,將一杯溫厚香醇的紅茶推到他面前:「還是股東大人今天來是聊天的?」

 

「為了這個。」將信封中的照片放在本田菊面前:「我覺得我快撐不住了。」

 

那是他抹滅不是人兒,就算帶著墨鏡,他仍然看得出那臉龐輪廓……

 

「這小丫頭找來英國了。」

 

「這些年沒理由讓她能找得到我……

 

他有自信自己躲得很好,容貌雖然是無法改變的,但是他會定時換髮型跟穿衣風格,連個性也在這些年中裝扮得非常好,他儼然已經不是本田菊了,他不相信她能真的找到自己。

 

「我也不確定她是不是有你的線索。」脫下皮質手套後,溫熱茶溫暖他的手心:「她是主動請調到英國的聯合國分部。」

 

本田菊盯著那張照片,心裡五味雜陳,她還是終究不放棄自己嗎……真是傻女孩。

 

「她真的非常有毅力呢。」亞瑟轉著湯匙調侃著。明眼人都看得出那孩子的心思,這數十年來她的毅力堅持讓他佩服,什麼樣的情緒會讓她堅持那麼久尋找一個死人?更何況是七十多年沒消沒息,他佩服本田菊躲藏的功夫,但是更加佩服灣娘找人的毅力。

 

「也只會是白費工夫而已。」歛下眼,本田菊將照片蓋上:「那孩子只會惹事,她在英國這段時間,麻煩您多注意了。」

 

「這是當然的,你放心。」灣娘找到本田菊對任何人沒好處,阿爾對於本田菊的存在是採抹滅,既然如此沒理由要讓身在阿爾陣營的灣娘知道本田菊在哪裡,但……

 

「你沒有任何一絲想見那孩子嗎?」亞瑟柯克蘭玩味的綠眸對上的是,他許久不見的──本田菊的眼神。

 

 

將東西搬進新辦公室後,她卸下厚重的大衣坐在椅上休息。

 

英國阿…...竟然被趕到英國了……

 

她偷偷用阿爾的名義下去做事的事情,一個不小心被阿爾抓到,在那張皮笑肉不笑的笑臉下,她被丟來離亞州遠遠的英國,美其名是受訓,其實阿爾只是要自己離日本遠遠的,要自己暫時不准想有關本田菊的任何事,還要自己主動請調……

 

要怪就怪她太大意……沒拿捏好尺度,才會被發現,但是她也覺得好累了。

 

到底一個人為什麼能躲藏這麼久呢?地球也才這麼大,七十年了地球都翻一遍了,一個本田菊都找不到。

 

無聊的轉了轉辦公椅,好不容易來趟英國,她就當一趟耍廢之旅,最近可能是得暫時停止搜尋本田菊的活動了……等到阿爾的眼睛沒再盯著她時,她才能再登入聯合國的主機做事。

 

現在就走一步是一步吧。

 

 

灣娘發現在英國的日子其實不難過,她喜歡這裡的步調。她住在一個寧靜的區,假日有小市集、附近的雜貨店也不少,自己下廚料理也成了近日的習慣,附近的鄰居也頗照顧自己的。

 

雖然她仍掛念著再次駭入主機的事情,但是她也知道阿爾有暗中派人盯著她,從這幾天出門時,就有注意到有人一直看著自己……

 

想到這又是令她嘆息,她看著小店櫥窗的玻璃反射,自己的斜後方就有個年輕媽媽一直推著嬰兒車跟著自己,已經跟著自己快兩條街了吧…..

 

亞洲人外貌已經讓她在這非常吸引人了,是不是被跟蹤監視,還是只是被人好奇注目,這個她還分得出來,阿爾佛雷德是否太小看她了?

 

莫名想到這點令她不悅,拉緊大衣後,她快步向前走,而且是越走越快的加速著,她衝著一點不服氣想甩開跟蹤自己的人,在逃跑的過程中她不時回頭看,因她這一跑而動起來的人少說有個三人,連不怕自己發現似的,還直接拉出隱藏耳機在傳消息,這樣她又更生氣了,追蹤技巧這麼爛還敢來看著她,這些年自己臥底的功夫好歹長進了不少,結果要來看著自己的人竟然這麼爛。

 

最後她躲進一間看起來老舊的小書店,在一個小儲藏間中躲過進來巡視的上班族打扮男人。在門的縫隙中看著那人走出店門後,她才走出儲藏間,拍去衣服沾染的灰塵,環顧這間小書店。

 

「小姐?」

 

然後她被頭頂上的人聲嚇到,抬頭一看是一個老先生攀著書架上的梯子,正看著自己。

 

「你好……」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對方點頭招呼。

 

「那些追妳的人還在外面呢,在我這邊逛逛看看,等等在走吧。」老先生笑著指向外頭,充滿善意的提議讓灣娘驚訝,他沒有認為自己會惹麻煩,還願意這樣暫時保護自己,是自己都遇到這麼好的人,還是這裡的人都這麼友善?

 

「謝謝你,我很快就會離開的。」

 

「不急,就慢慢看些書吧,反正我這沒有甚麼人來,妳來也剛好來點人氣。」他拿著幾本書,駝著身子慢慢從梯子爬下來,在稍微明亮的地方一看,灣娘注意到那人的有雙灰色的眼瞳。

 

對方放著灣娘自己在書店裡亂逛,而外頭那些蠢蛋也滿有毅力的,一直在附近徘徊步走,一時走不了的灣娘在兒童繪本區拿起書看了起來。也一個不小心,她著迷了起來,比起陳腔濫調的童話劇情,真正讓她著迷的是這些繪本的插圖。

 

翻閱著仙杜瑞拉從灰姑娘變成舞會上的公主的畫面,她的指尖撫著書頁上的筆觸,是什麼樣的畫家畫的是童話世界呢?當仙杜瑞拉發起想參加舞會的那個念頭起,繪本的色調便是溫暖的,而衣服上的繪飾華麗典雅,而荷葉邊上的花紋是讓她熟悉的……

 

查覺到這點的她,快速翻閱繪本每一頁,她快速掃過每一頁人物上服裝的細節,是的、沒有錯,都是日本傳統花紋,而用色……這個用色

 

為什麼這本繪本的插圖她會看這麼久,這本繪本的一切都是……

 

「叮鈴──」

 

 

本田菊今天心情不錯。

 

昨天店裡來幾個自由行的觀光客,雖然才五個人,但是加起來的消費金額可讓他樂了,有了她們的貢獻,那這個月接下來的營業額應該是可以打平的。

 

星期三,他固定的休店日,這天的他固定都是拜訪老朋友的日子,兩杯咖啡、幾個小甜食,他能跟老朋友暢談一整天。

 

老朋友,同時也是他這七十多年下來,對那個世界的關聯之一。

 

本田菊脫離了那個世界,成為了一般人,但是他依然還是那個世界的一份子,這是任何人無法切斷,就算是本田菊自己想切也無法的身分,他們擁有人一般的感情,擁有神一般的壽命,但真正旁觀世界的運轉、不介入時局的混沌的神,彷彿只剩下本田菊自己。

 

而老朋友,曾經是在那場戰爭中重要的關鍵,讓本田菊能有現在這種人生的功臣,明明只是一般人的他,卻能接觸並了解到他們的存在,當自己被帶來英國時,就是被交付他手上。

 

忘年之交,大概可以這麼定義他們吧?

 

他推開了厚重的木門,聽著一貫的鈴響起同時,他注意到門上本該是乾淨的玻璃面上,卻有個手印。

 

「真難得你這麼慢來。」

 

本田菊抬頭看見對方笑著坐在老位子等著自己。

 

「抱歉,早上整理好店裡才過來的。」他將手上的咖啡跟甜點放好在桌上後,脫下外套掛好在衣帽間:「你今天有客人?我看門上被他留下了手印呢。」

 

「來我這避難的,在繪本區看書呢。」老朋友指著最裡頭的書櫃:「是個可愛的小姐呢。」

 

「嗯?能被你稱讚的小姐,我想我肯定要看看……」在小心拿出甜點後,本田菊搓了搓手,打算去廚房找茶杯來到咖啡,一轉身卻對上了那雙好幾十年未再見的杏眼──

 

 

……菊?」

 

2.0

 

其實本田菊做好了一切準備。他有想過要是被人認出他是本田菊時,他該怎麼辦?但是規劃的一切步驟總結,就是要他:裝傻。

 

這是非常好的選項,而他也想不出有什麼更好的選擇。

 

記得剛到英國時,老朋友帶著他重新學習英文,他強迫自己忘記日本的一切,並確保自己的在任何時刻都是一個英國人的反應。

 

他讓自己多曬點太陽,換去髮型,並私心的染上心底眷戀人兒的髮色,這是唯一一點的牽絆,而他確信不會有人看出這點眷戀;而每每自己站在陽光下時,看著自己髮上光澤,他會偷偷猜想,如果她在自己身邊,那這髮絲的顏色,是否會與她相襯?

 

他猜,她會先笑話自己的話變得怪腔怪調,人變得洋氣、舉手投足沒有任何大和男子的感覺……但是前提必須要她在自己身邊才行。

 

幻想歸幻想,但本田菊總認為是絕不可能發生的,但還是努力下功夫躲藏自己,儘管有了這麼多年的準備,本田菊依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現在的狀況──

 

那個自己魂縈夢牽的人兒,現在就正在自己懷中哭泣著。

 

「本田菊、本田菊!」她哭得很傷心,就在本田菊轉身的那一霎那,她就撲上來抱住他大哭,就像那時他們的最後一面,她只是一昧地哭泣,好像是她知道了什麼,而不肯鬆開自己的衣袖。

 

那本田菊該要怎麼反應?

 

他與老朋友使個眼色,而老朋友也立刻了解自己的意思的朝自己點頭,本田菊才放心的扶著灣娘的肩膀,輕輕將她推開:「我想我還沒能力買車,小姐喊的本田,我會納入考慮範圍的。」

 

灣娘抬起頭,聽到的是陌生的英文,不由得僵住自己,眼前的這個人…..

 

「不知道是我做了什麼?讓小姐一看到我就哭得這麼傷心?」本田菊沒有掩飾他心疼的情緒,因為這時這是很好的面具:「能讓我請小姐喝杯咖啡嗎?」他拿出手帕遞給她。

 

「對不起……」灣娘驚覺自己認錯人而脹紅了臉,接過手帕後,她轉身背對他、胡亂擦拭眼淚。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像的人……可是剛剛仔細看,這個人像也不像,深棕色的髮絲、健康的膚色、那雙帶著靈魂活力的雙瞳……

 

「我剛剛還在想是不是你又在外欺負人了。」老朋友將手上的書本歸好位後,走到桌子旁轉開保溫瓶,咖啡香立刻飄逸而出:「小姐來陪我們吃點下午茶吧?」

 

「抱歉、我想我應該走了……」她羞得想立刻走人,剛剛的自己失態的太丟人了……

 

「不急……」接下來這一抓,是本田菊自己始料未及的:「小姐就留下來吃再走吧。」

 

「我……」灣娘慌了,這個人到底是誰呢?看著那雙眼瞳,她頓時遺忘了那張照片裡的他,好像現在眼前這個人才是本田菊似的,他溫熱的手心溫度告訴灣娘,這個人是活生生的人,但是明明很像本田菊,但是他的一切並不是本田菊的一切……

 

「是啊,說不定那群人還在外頭呢?小姐就在坐坐吧。」

 

「那群人?喔,對!剛剛不是說妳是來避難的嗎?」本田菊將灣娘的安坐在位子上後,將咖啡倒好推向她。

 

「對……是我上司派來監視我的。」灣娘捧起咖啡淺嘗,眼角偷瞄著自己身旁的人。

 

「怕妳是商業間諜?」本田菊笑著不是去注意灣娘的目光,將乳酪蛋糕遞給她:「喜歡乳酪蛋糕嗎?」

 

「喜歡、謝謝……」急急忙忙接過盤子後,她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不敢再看他一眼:「我是被強迫來度假的,上司只是派人監視我有沒有好好放鬆。」

 

「這樣啊……」本田菊點到為止的沒有再問,從亞瑟那知道灣娘的上司是阿爾佛雷德,所以她是找來這間店來賭自己嗎?但是看看現在,她似乎相信了眼前的他不是本田菊:「還沒自我介紹,我是華德.費斯頓,能請問小姐芳名?」

 

「灣娘……抱歉剛剛把你認錯是我一個朋友。」外國人的姓名……?灣娘遲疑了一下,她可能會認錯眼前這個人是本田菊,但是絕不會認錯他應該是個亞洲人。

 

「我知道每個人看到我,都以為我是個亞洲人。」本田菊坦然微笑回應她的疑惑:「我的家族是在好久以前就移民來這,我想我的東方外貌應該是因為這樣才有的,但我是個道地土生土長的英國人。」

 

「這樣阿……」然後本田菊精準地讓灣娘相信他的身分。

 

「啊、只顧介紹我,這是我的老朋友,艾力克斯。」

 

「不好意思,忘了跟您自我介紹。」灣娘連忙起身向對方握手致意。

 

「沒什麼,我老人家也沒有好介紹的,你們年輕人可以多聊天。」艾力克斯別富深意的看了本田菊一眼後,便自己拿著茶杯坐到櫃台。

 

「啊不、那個、剛剛有本繪本,我很喜歡,不知道那本有沒有販賣?」她急忙離開桌子走到書櫃拿下那本書。

 

艾力克斯瞄了一眼那本繪本,又盯了本田菊一眼:「那本有賣,只是不知道被哪個偷跑來我店裡的小鬼偷塗鴉了。」

 

「塗鴉?」灣娘不解地翻閱繪本後,才注意到剛剛自己所著迷的圖樣,都是被人親筆畫上的,而非印刷的。

 

「灣娘小姐喜歡的話,就送妳吧,當是見面禮。」他不會漏看出本田菊對這孩子的在意,平常向來是低調的他,竟然會主動搭訕女孩子:「以後就常來這走動聊聊,我就很開心了。」

 

「謝謝您。」她不好意思推拒,就收下這份禮物。比起這個,她其實更期待的是,那個人如果是本田菊就好了,而這本繪本也剛剛好是本田菊所繪製,那一切就是個完美的故事,但是現在她卻冰涼的瞭解到這是個現實世界。

 

沒有如此剛好的事情。

 

 

然後灣娘就跟華德.費斯頓有了連結。

 

消息傳到亞瑟柯克蘭耳朵時,讓他連忙跑去問本田菊確認,而本田菊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,一邊收拾著客人用餐過的桌面,一邊跟亞瑟閒話家常。

 

「一切照我的計畫走。」

 

「計畫?你什麼時候做了個計劃?」他不懂,上回還在說灣娘絕對找不到他的人,現在卻對灣娘知道了華德.費斯頓的存在這麼輕鬆?

 

「是啊。」本田菊將盤子收好後,悠哉地倒了杯水喝下。他對於灣娘非常有把握,她完全被自己完全騙過,確確實實認定自己不是本田菊,而是英國人華德:「我有個計劃。」

 

這回換亞瑟挑眉,他不是不知道本田菊這麼辛苦這幾年的原因──他想回日本。

 

國家跟土地的感情是切不斷的,更何況是像本田菊這樣離開故土如此久的人,只能靠新聞跟網路社群來排解思鄉之苦,但是現下他就不懂了,一個灣娘到底對他這個願望幫助能有多大?

 

「總之,灣娘這件事,還請亞瑟先生別擔心,我相信我能處理的很好。」他歛眼看著自己的右手,他不會忘記那時碰觸到灣手的感覺,也不會忘記以前他們牽著手聊天的溫度……

 

 

距離上次登入聯合國主機、翻閱各國消息找本田菊……像瘋子一樣只想著本田菊狀態的灣娘出現,已經是五個多月前的事情了。

 

午休時間一到,她開心的跑出辦公室,今天她與華德有個約會。

 

而看著灣娘如此開心赴約的模樣,亞瑟柯克蘭嘆了一口氣,不論這樣子的結果是如何,最後灣娘勢必都會受到傷害吧?

 

那樣會是本田菊的本意嗎?還是這件事還有什麼是本田菊沒跟他說的?

 

 

「華德!」推開了店門,便看到對方正替一組客人結帳,灣娘便乖乖坐上吧台等待。

 

「久等了。」忙完的本田菊將店門的休息牌翻上,並牽著灣娘往廚房走。

 

「要幹嘛?」疑惑對方怎麼是把自己往廚房帶,只見他將自己的物品放在一旁後,拿著圍裙讓自己穿上:「要做什麼?」

 

「來幫我個小忙。」他笑著把烤箱裡的泡芙皮烤牌拿出,然後握住灣娘的手拿上擠花袋:「妳試試看把餡料擠進泡芙皮裡面。」

 

「你說要約我,結果是要我幫你做免錢工嗎?」灣娘有些小失望的接過擠花袋,雖然是有不開心,但還是乖乖的幫忙。

 

「我想讓妳試試看自己動手做。」他笑著環著她,並覆上她的小手,幫助她拿捏擠入泡芙的奶油量。

 

「想吃豆腐就早點說。」她笑鬧地手肘撞擊對方。

 

「我不敢。」本田菊一臉認真地對上她的眼神,接著趁灣娘不注意在臉頰偷香:「想吃點別的。」

 

「滾邊去呦!」她紅了臉想掙開他的懷抱,不知道是不是出自於想滿足自己的幻想,她不否認自己喜歡華德這個人,但是也明確知道他不是本田菊,但是好幾次都總會把他們的影子重疊在一起,華德會做的、本田菊會做的、華德不會做的、本田菊不會做的,她通通混在一起了……

 

「是是、別生氣,小心被燙到喔。」他嘻皮笑臉的小心護著她,不讓她碰到烤盤。

 

在她終於大功告成後,看著擠花袋還有點奶油,她忍不住抹了一口來吃,酸甜的熟悉滋味讓她眨了眨眼睛:「是芒果口味?」

 

「唉?怎麼先偷吃?」本田菊沒好氣地看著她先吃了,這可壞了他準備已久的驚喜:「我記得這是台灣名產的水果吧?」

 

「你去查了我的家鄉?」她有些驚喜的轉身看著他。這幾個月的相處下來,她知悉華德根本不聊解亞洲的任何事情,對於日本的事情,他也是知曉的寥寥無幾,更別提台灣的任何事情。但是現在她發現華德為了她去查台灣的事情……

 

「我總得知道我女朋友家鄉口味,才能抓住妳的胃。」他低下頭靠上她的額。這點小用心換做是本田菊來做的話,她還會這麼感動嗎?對她來說,本田菊是最了解她的人,而華德是要重新熟悉的人,本田菊扮演華德真的非常得心應手:「但是真的沒辦法弄到真正的台灣芒果…..

 

「這樣做我已經很開心了。」她伸手摟住他的脖子,埋進他的頸窩撒嬌著。她真的陷進去了。

 

本田菊歛下眼將她緊緊抱在懷中,他替她編織的華德,也是他曾經想給她的一切,在那時,如果沒有那一切繁瑣的事情,或許現在他也不用透過華德這樣對她好。

 

 

關於華德怎麼擄獲灣娘芳心的,這個過程不難,至少對本田菊來說,這是輕而易舉的,因為本田菊知道灣娘還愛著自己,自然而然要讓灣娘愛上華德便不是難事。

 

華德與灣娘初識時,本田菊知道灣娘在掙扎,想著華德跟本田菊,他不是沒看漏灣娘茫然的那眼神,他一眼就知道她想起以前的事。

 

華德對她的每一分親暱,除了藏著本田菊的私心之外,還有他必須讓灣娘知道這些是本田菊不會對她做的。

 

本田菊不會握著她的手以防她失溫,不會在深夜等著她下班,堅持陪著她回家,也不會給她熱烈甜蜜的吻,……華德都做了,然後順順利利的他告白了,用華德的面具,本田菊的真心話,讓灣娘墜入他的懷抱中,縱使可能短暫,或許將來一切被她知道他真的就是本田菊,她會跟他翻臉,但他沒有害怕──

 

因為他不會讓華德被揭穿。

 

「在想什麼?」

 

她的聲音拉回本田菊的深思,此時此刻的灣娘正坐在自己懷中,她像孩子正吃著剛剛做好的泡芙。

 

「沒什麼,在想晚餐該做什麼。」本田菊低下頭舔去灣娘嘴角殘餘的奶油。

 

「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啊!」灣娘笑的甜蜜,她著了迷在這個男人身上,這個批著本田菊的外皮,但是靈魂卻不一樣的男人。

 

但她也明確知道自己真正深愛的人,還是那個她尋求不及的本田菊,然而突然出現的華德慰藉了她疲累的心,華德的寵愛讓她無可自拔,甚至她開始妄想,如果能與華德白頭偕老那有多好?這時她會回神,想起自己的身分,想起只要再過十年,華德就會發覺自己不衰之身的秘密……

 

最後,灣娘妥協自己墮落,她決定放縱自己幾年在華德身上,不是因為移情別戀,而是灣娘開始覺得,就當華德是本田菊投胎轉世好了,與他相戀幾年來讓她想起,如果本田菊現在在她身邊的日子……華德的愛,使她產生如此荒唐的想法。

 

3.0

 

這樣美好的日子,並沒有維持太久。

 

艾力克斯的店被搶了,據灣娘從華德的轉述中,艾力克斯因為反抗犯人,被人開了一槍,子彈雖沒直接命中心臟,但也夠讓他老人家受了,事情發生到現在,艾力克斯已經躺在醫院快兩個禮拜了。

 

「今天狀況怎麼樣?」灣娘一下班就是打給他確認消息,而另一頭也同樣回應著一樣的消息:艾力克斯還是沒醒。

 

「說不定明天就會好轉的。」探望時間過後,本田菊就被醫院的人請出醫院了,一邊跟想著安慰灣娘的話,一邊嘆息著警方那邊還是沒有抓到犯人的消息……

 

而且就連亞瑟那邊也沒有任何線索,艾力克斯是他的心腹,突然發生這種事,也令他措手不及,因為照理常說這絕對不可能發生,艾力克斯是特務退休,身手矯健的他不會因為年老,而輕易讓人對他動手,也沒有人,甚至組織會膽敢對

他這個大前輩下手,這也沒動手的必要,因為他老人家早已退休,早就沒有過問任何時局的事情……但是除了「本田菊」這件事之外。

 

本田菊知道自己唯一一件讓艾力克斯插手到現在的事…..

 

「我到家了,我先煮碗,等妳到就能吃飯了。」本田菊用肩膀推開老舊鐵門後,對公寓異常的安靜起了戒備:「我先掛電話了。」

 

太安靜了,不該這麼安靜的……本田菊步上樓梯後看著周遭巡視,然後在他家門口,他看到讓自己滴下冷汗的物品──一罐可樂。

 

 

這次,他失算了。

未完待續

----

完整文章內容收錄在CWT46新刊【君的影子】

預購表單

 

後言

終於完稿了,這是我久違的菊灣文 (ノД`) 

因為不想斷尾,所以一股腦兒的連續幾天趕工(不然我怕停下來,就不想動工了)

希望大家喜歡這篇菊灣 (*^-^*) 純粹都是我腦洞大開時劇情設定

後續還有幾篇番外篇(肉),之後再慢慢特典鎖碼發表出來。

在後言解釋菊的假名『華德.費斯頓』,其實也只是亂取的名字XD

菊那麼謹慎,當然不會用什麼有意義的名字吸引人注意,純取國旗自「白(White)」→華德

所以阿菊上一個名字是瑞特(Red)

順便說我最喜歡的英國男演員是湯姆.費爾頓(完全私心)

以上,感謝大家看完這篇還手生的我打完的文 (´;д;`) 然後,我要去畫圖了打完超想畫圖的(文繪雙修萬歲)

晚安!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あ鳥 / 啊鳥 的頭像
あ鳥 / 啊鳥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菊灣廚ouo
  •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好棒
    不管是怎樣的菊都好帥xD

    寫文辛苦了ˊˇˋ

    阿爾真黑 ((不過原本就這樣了(X

    然後菊灣真的好甜❤️❤️
    看完不知道要怎麼心中的感動惹
    坐等番外(誤
  • 謝謝你的喜歡!
    很高興還有人關注我的部落格(心虛沒認真更新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7/02/23 10:38 回覆

  • 菊灣廚ouo
  • 因為個人入坑的時間算晚...菊灣糧相對比不上更早之前
    已絕版的同人本都好貴(眼神死 但還是掏錢買了(X

    番外要收錄在本子裡的話那我一定買的xD

    是說現在還有在更新的格主剩沒幾個了(泣 所以還有在更新的真是超感謝
    大大加油ˊˇˋ喜歡你的文風ouo
  • 的確現在很少在菊灣坑的創作者了QAQ這幾年都在日本找糧比較多,台灣的量是少之又少......
    偶而還會打篇菊灣放著推積,要是也能成為別人的糧,我很滿足了艸

    あ鳥 / 啊鳥 於 2017/03/03 00:4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