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某天心血來潮興起的菊灣短文接力企劃,每天都要更新一篇菊灣

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:牽手】

 

總是淡淡的、寡言、平靜、和藹......集木頭人特徵於一身的爺爺。

 

”本田菊是個不會表達自己的情緒的木頭!“

 

灣娘是這麼想的。

 

「要牽手嗎?」與她並肩的本田菊突然停下腳,轉頭看著年輕戀人詢問。

 

「什麼意思?」灣娘愣了一下,隨即看到本田菊神色有些慌張的眼神飄移。

 

「最近年輕人不是...... 覺得情侶逛街要牽手才對?」他撇開頭不去看她,然後他感覺到自己厚實的大掌被握住。

 

「嗯!」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2:親吻某處】

 

他的戀人年紀比他小很多,所以他總是忍不住把她當作小孩子,就算戀人總是跟自己抗議,但他就是會不小心犯這個壞習慣。

 

「你知道我已經是可以喝酒精飲料的年紀了吧?」灣不滿的盯著眼前的這杯牛奶。

 

「在下知道。」他專心盯著筆電螢幕敲打著。

 

「那你為什麼要幫我泡牛奶!成熟的大人睡前是要喝紅酒!」

 

「我也喝牛奶啊。」本田菊不甩戀人的抗議。

 

「人家要喝酒啦!」灣生氣地撲上沙發朝對方攻擊。

 

本田菊看著戀人的任性有些無奈,推開筆電後,他抓住戀人的小手,朝她頸窩靠近。

 

意識要對方的舉動,灣先是一陣羞澀,接著她開始生氣大叫:「本田菊你咬我!」

 

本田菊得意地舔了舔嘴角:「成熟的大人想喝酒前,是不是先該支付些什麼?」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3:玩遊戲看電影

 

假日時分的他們喜歡聚在起。

 

本田菊由著灣娘賴在自己腿上,用著不良姿勢打著手機遊戲,而本田菊目光緊盯著重播電影,想把之前沒看過的片段補齊。

 

在灣破關等待著遊戲廣告結束,她偷偷看著本田菊認真看電影的側臉。每當遇到邏輯怪異、劇情詭異的橋段時,本田菊會擰起眉頭、鼻子重重吸氣,這是本田菊對於疑惑事物的下意識反應,而且似乎只有在他放鬆時,他才會有這類型的小動作。

 

在遊戲音效又開始跑時,她的注意又被拉回遊戲之中。

 

在灣專注在遊戲之中時,本田菊的目光轉移到她身上。

 

灣有個壞習慣:咬嘴唇。尤其是刺激緊張的時候,她就會下意識咬嘴唇,但這個壞習慣會讓本田菊忍不住的......

 

「阿!不要鬧啦!」灣慌亂地想推開本田菊的臉。

 

「不准再咬嘴唇了,我很心疼它。」帶繭的拇指摩挲在那片粉嫩的唇瓣上。

 

「心疼什麼鬼!你這個愛騷擾人的爺爺!」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4:約會】

 

本田菊抱著文件從會議室走回自己的辦公室,一路上他渾身不舒服,因為這不是他的地盤,但卻是他得每天面對的地方。

 

終於闔上辦公室的門時,本田菊靠著門板喘了一口氣,總算能自己獨處了。

 

他不喜歡會議上各國投予的目光,但是卻沒辦法,因為身旁坐著的人,主掌的世界大小事,而自己則是被迫綁在對方身邊的,名義上的『跟屁蟲』。

 

「好想離開這裡…...」他啞聲低喃著。

 

『扣、扣!』

 

刺耳的敲門聲,讓本田菊皺起眉,又是阿爾那傢伙來亂了吧......   好不想面對。

 

「阿爾先生,抱歉,在下目前有點不舒服,等等再前去您的辦公室商討剛剛會議的......?」他話還沒說完,便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

 

「可是你明明說好要陪我吃午餐的......」

 

那個聲音是!!

 

「灣?」急忙打開門,他拉著門後的她入懷,阻止她離開。

 

「菊想放我鴿子嗎?」懷中的少女俏皮笑著:「明明約好的,不可以食言喔!」

 

「不會、不會,絕對不會!」

 

與少女的約會絕對不會讓他想逃。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5:接吻】

(繪:ena)

青春是酸酸甜甜的。

 

他是這所高中的保健室老師,這份工作原本只是他的過渡期,但是他卻在這,墜入愛河。

 

灣娘抱著急救箱走進保健室,將東西歸位在櫃子裡後,在一旁的登記表上俐落簽上自己的名字,並填上日期時間。

 

接著她注意到了本田菊趴睡在辦公桌上,連眼鏡都沒摘下。

 

「真是的、是看書看到睡著嗎?」她小心翼翼伸手替他將眼鏡拿起,折疊好後放在一旁。

 

本田菊依舊沉沉地睡著,灣忍不住好奇心的伸手戳戳他的頰。

 

這是第一次看著老師睡覺呢......

 

『這個時候偷親老師,他絕對不會知道吧?』意識到自己竟然有這個大膽的想法,灣掩著自己的臉頰,無聲地尖叫了起來。

 

『這時候不親的話,下次就沒機會了!』她在心中再三掙扎,到底要不要偷襲眼前這個睡美男。

 

突然,她的目光被另一旁的櫃子中,一只富有茶道傳統的茶杯所吸引。

 

『這個是老師平常使用的杯子 …...』她小心翼翼的將茶杯從櫃子中取下,盯著一會兒後,粉唇貼上杯緣停駐了好久。

 

『親到老師了。』紅著頰將杯子放回去後,她望著本田菊仍熟睡的容顏一眼,然後害羞的迅速跑回教室。

 

在她闔上門的同時,本田菊睜開了雙眼。

 

「真是的,為什麼不勇敢一點呢?」
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6:換穿對方衣服

繪:MON

灣討厭下雨天,尤其是冬天的雨天。

 

捏了捏晾著的衣服,全部衣服都還沒乾,都已經晾了兩天了......

 

雖然不是怕沒衣服穿,但是衣服每天都不乾也不是辦法,是不是要買台烘衣機了?

 

然後她把這個想法說給同居男友聽,正出差在外的男友透過視訊電話也同意了這個想法,正當他思考著家裡哪裡要放置烘衣機時,他眼尖的發現女友身上的衣服不對勁。

 

「灣?妳身上那件衣服是?」

 

「喔!是菊的衣服呀!」她大方地站起來在鏡頭轉一圈:「因為我的睡衣還沒乾嘛!」

 

「咦!」他迅速燒紅了臉,女友身上就只套著他的襯衫,當她站起身時,他還能看到那雙光裸白皙的大腿在鏡頭前晃啊晃。

 

「妳現在去換掉。」本田菊受不了的對女友要求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灣錯愕對方竟然這麼凶的反應,只是穿一下他的衣服而已,他就生氣了嗎?

 

「沒有為什麼,快去換下來。」他忍住不去細看,她不扣第一個扣子微露的鎖骨。

 

「小氣菊!只是穿一下嘛!」她氣炸了:「不穿就不穿嘛,我現在就脫掉!」

 

語畢,本田菊的電腦螢幕上,上演了火辣的性感直播。而灣知道了本田菊在意什麼事情之後,每當本田菊出差時,他都得在想跟女友說話,以及要被女友挑逗的掙扎中選擇,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7:COSPLAY(角色扮演)

 

本田菊做了一個惡夢,然而他做了惡夢之後,往往都不太敢再睡回去,就是深怕自己又會墜入那個深淵之中。

 

他從睡夢中驚醒之後,看著身旁依舊睡得香甜的灣,他小心翼翼的離開了床,獨自一人倒了杯水走到客廳,坐著沙發上發呆,一邊聽著時鐘滴滴答答的走,一邊聽著外頭風吹得響的聲音。

 

「菊?」灣揉著眼從房裡走出來,本田菊朝他投以無奈的眼神。

 

「怎麼起床了?我等等就回去睡,沒事的。」話是這麼說的想趕灣回去睡,但也是由著她靠在自己身邊。

 

「菊是不是做惡夢了?」她蹭了蹭他的頸窩,這是她在睡意半纏的狀態下少有的撒嬌。

 

「是啊 …...」本田菊由著灣這樣動作,也不說謊哄她,反正早上起床後,灣多半都會忘記。

 

「菊快躺著!」她突然有些強勢要本田菊躺在自己大腿上。

 

「欸?」他有些驚訝這個要求,也在懷疑是不是灣睡矇了。

 

「快躺著!」小手拉著本田菊躺下後,灣輕柔地拍撫著他的髮。

 

這熟悉的動作瞬間讓本田菊想起他倆兒時的回憶,那段還年幼的灣被雷聲驚醒,他安撫著她的記憶。

 

“乖、打雷一點都不可怕。”

 

「乖、惡夢一點都不可怕呦!」

 

本田菊輕輕笑了出來,他可愛的戀人正在扮演兒時的自己呢。

 

「菊還怕惡夢嗎?」她輕輕拍撫著本田菊的肩膀。

 

「不怕了,我們回去睡覺吧。」

 

「恩!」
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8:逛街

 

灣推著推車在超市繞啊繞,因為就是找不到她要找的東西,所以她始終沒有打算去結帳的意思。

 

這該怎麼辦呢......沒有那樣東西,今天的晚餐可就完成不了了。

 

看著一個年輕的店員從身旁經過,灣考慮要不要去問看看店員,但是又覺得自己來就可以了。

 

 

本田菊也在超市找著東西,他手上已經有一盒雞蛋了,他正在找著最後一樣。

 

真糟糕,他對這家新開大型超市地形實在不熟悉,竟然迷路到了浴室用品區,他循著原路往回走,想走到一開始的生鮮食品區,周遭都是帶著小孩逛街的夫妻,讓本田菊有點覺得孤單......

 

「啊!找到了!」從走道另一端推著推車的灣朝本田菊大喊著。

 

「菊怎麼拿完雞蛋後不回來找我!害我找得這麼久!」一邊對他抱怨,一邊檢查著他拿的雞蛋保存期限久不久,然後她發現本田菊一直看著自己:「怎麼了?幹嘛一直看我?你剛剛不是在找東西嗎?找到了嗎?」

 

「嗯,找到了。」他盯著她笑著。

 

「什麼東西?多少錢?」

 

「已經結帳付清了。」他笑而不語的替她車子去結帳。
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9:和朋友消磨時間

 

灣跟姊妹掏們約週末在咖啡廳相聚。

 

在聚會途中小越注意到灣時常注意手機訊息,她忍不住的伸手搶過灣的手機:「真是的都已經出來玩了,小灣怎麼還是一直盯著手機呢?」

 

「啊!別這樣!」灣著急了起來,她正回訊息回到一半呢。

 

「嗯?是菊先生嗎?」伊莉莎白笑著看兩人嬉鬧搶著手機。

 

「一定是吧?你們還在熱戀期嗎?連小灣出門都要濃情蜜意傳訊息。」

 

「才不是呢!」灣漲紅臉反駁。

 

「如果菊先生想跟小灣一起來,我也是不介意啦,如果他不介意這種都是女人的場合。」

 

「本田先生應該不是那種會介入灣小姐交際應酬活動的戀人吧?」列支歪著頭詢問。

 

女人們的話題開始圍繞在本田菊打轉,而灣開始覺得有點尷尬,在好不容易拿回手機時,她繼續打回剛剛未打完的訊息:『你現在立刻回家!不准跟著我呦!』還附上了生氣的符號。

 

發送出去後,灣朝咖啡廳角落躲藏的男子瞪去。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0:戴獸耳

 

年輕的女孩子們開始流行配戴小獸耳髮飾,這項風潮也連帶影響喜歡可愛事物的灣。

 

但本田菊對於灣配戴的小獸耳髮飾有點疑惑,那是個會發出聲音、跟抖動的玩具髮飾,而灣似乎戴上癮的買了幾種不同款式的每天輪流配戴。

 

「灣?今天妳戴的是什麼款式?」今天灣娘帶著黃色毛茸茸的獸耳。

 

「今天是柴犬喔!」她開心地擺動獸耳回應,然後獸耳也發出小狗的汪汪聲。

 

「......這樣啊。」

 

流行是一段時間的風潮,本田菊向來習以為常、司空見慣,但是跟隨風潮以及流行的人,不會只是在家穿穿而已,是一定會走出門向人展示自己的裝扮,所以這陣子灣常常跟著朋友出門逛街。獸耳可愛歸可愛,但本田菊漸漸覺得女友被搶走了,但是他沒有跟灣表明自己的不開心,但是灣也在這幾天相處開始發現菊的心情不好。

 

「菊你看今天是新款的兔兔喔!」

 

「嗯,很可愛。」

 

最近常常都得到這麼敷衍的回應,灣終於不開心的嘟起唇抗議。

 

「什麼嘛!明明正眼都沒看人家,既然你沒空理我就不要回應啊!」她生氣的把小獸耳拔下,朝本田菊丟去,然後生氣地跑回房間,把自己鎖起來。

 

本田菊先是被灣的舉動嚇到,隨即才會意到他的女友已經被自己不開心的情緒影響到了,看著遺落在地下的兔子小獸耳,本田菊心裡有無限懊悔。

 

沒事跟一對髮飾吃醋的自己真是笨蛋。

 

到了晚上,灣仍然在房間生悶氣,她每天都盡責做好女朋友的身份,沒想到對方是這麼對待她。

 

「笨蛋阿菊、阿菊最差勁了!」她估囊咒罵著。

 

『扣、扣』聽到敲門聲,灣抬首盯著房門,這次她絕對要等到笨蛋菊跪下跟她道歉!

 

「灣......出來吃飯好嗎?」本田菊持續敲著房門,但裡面就是不為所動:「我知道錯了......不要在生我的氣了好嗎?」

 

裡頭依然安靜無聲。

 

他嘆了一口氣,然後正跪襟坐在房門前,憋了好久才開口:「......灣讓兔子太寂寞的話,兔子會死掉的。」

 

兔子太寂寞會死掉?灣被這句話勾出興趣,兔子?然後她想到剛剛自己丟在外頭的小獸耳髮飾是兔子款式,難道說!?

 

她急忙打開房門確認,果然看到......「菊你好可愛喔!」

 

她笑著撲上本田菊,他戴著兔耳的模樣實在太難得了,強烈的矛盾感也讓她笑到不行。

 

「可以原諒我了嗎?」本田菊將漲紅了連埋進她頸窩中。

 

「那你等一下可以帶貓咪的,然後喵喵叫給我照一張嗎?」

 

「容在下考慮。」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1:穿娃娃裝

 

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兒童醫院園遊會,醫院的停車場被當作活動場地,院方還邀請了表演團體來逗病童們開心,現場也有幾攤小吃攤無限供應著孩子們點心。

 

「慢慢拿,每個人都能拿到氣球喔!」灣牽著大熊熊布偶在活動中發放著可愛的造型汽球,她一邊確認熊熊的氣球數量,一邊維護著熊熊不被孩子們推倒。

 

在接近中午時,灣才跟孩子們說熊熊要去休息了,孩子們也露出失望的表情,直到灣跟他們保證熊熊等等會再出來陪他們玩,他們才滿意的跟著父母親離去。

 

「辛苦了。」她小心的帶著熊熊進到休息帳篷後,替菊將厚重的熊熊頭拿下來。

 

「這個布偶裝比我想像的悶。」本田菊一脫下頭就是灌水,一整天穿著這個發氣球,還要陪著孩子們跳舞活動,這個活動量對老人家實在太大了。

 

「抱歉,因為阿勇臨時有事嘛......謝謝菊願意下海幫忙。」她充滿誠意雙手合十致謝,原本說好是任勇洙要來穿熊熊裝,哪知他突然不能來,在萬般不得已之下,她只好拜託本田菊了。

 

「反正是做公益,沒關係的。」安慰著女友的愧疚,也要她不要在意:「是說,如果今天是阿勇來穿熊熊裝,妳也會一直牽著他嗎?」他毛絨絨的熊熊手仍然牽著灣。

 

「當然啊,熊熊裝沒有工作人員帶路,走起路是很危險的!」她沒聽出本田菊的弦外之音。

 

「那熊熊果然只能由在下來當了。」本田菊又重新戴上熊頭,雙手再三確認方向正確後,牽起灣的手緩緩步出帳篷。

 

「為什麼這麼說?」她疑惑的問著,手也沒閒著的將柱子上的氣球鬆綁後,在綁在熊熊手上。

 

當她抬起頭時,便看到熊的臉對著她:「因為這樣。」

 

 

園遊會結束後,醫院的孩子們間流傳了一個小八卦:他們的灣姊姊,在園遊會那天在跟熊熊玩親親。
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2:親熱

 

最近是灣工作最忙碌的時候,常常能看到灣抱著筆電拼命敲打著,或是看到灣正在和人視訊會議。而本田菊身為一個體貼溫柔的男朋友,理當要包容並諒解女友工作上的繁忙,並且要對女友表示支持跟鼓勵,讓女友知道,疲憊時會有一個人永遠給她依靠。

 

然而,本田菊快裝不下去了,灣忙了整整快兩個月,而且是毫無間斷地每晚都在處理工作,直到深夜才看著她趴睡在書桌上,手還拿著筆不放,本田菊很心疼沒錯,但是同時他也很孤單寂寞覺得冷,已經將近快兩個月沒有抱著自家女友入睡、在女友的蹭蹭撒嬌中起床......

 

晚餐結束後,本田菊收拾著桌面,而灣的視線始終沒有從她手機移開,每回應完幾個字後,灣的手機又會再次想起一次,然後她又會繼續按著螢幕回應,這樣的狀況是這陣子的常態,目前灣只差沒有將手機丟進夾鏈袋,然後帶去浴室了。

 

就寢時間時,本田菊泡了杯牛奶到灣的書房,看到灣正在和香開會,頓時他心裡頭有些不舒服,因為這幾天灣再跟香視訊時,常常會有笑容,雖然知道這代表她工作順利,但是本田菊就是心裡頭默默不悅。

 

本田菊放下牛奶後,灣也只是轉頭說聲謝謝,就繼續跟香對話,他表面上沒說什麼,但是這股吃醋的情緒已經緩緩發脹了。

 

 

這天,灣有了一整個白天的空擋,從早上起床她就心情很好,因為到晚上前她都不需要在看工作的事情了。

 

但原本她是打算好好陪伴菊,彌補這段時間不能陪他,結果現在的狀況,讓灣有些煩惱,她的男朋友似乎正在跟她生氣......

 

「菊?」她小手抱向正在使用筆電的男友肩上。

 

「嗯?怎麼了?」本田菊語調平板,毫無任何感情波盪。

 

「今天中午想吃什麼呢?我來煮吧!」她笑咪咪的蹭了蹭了本田菊。

 

「沒關係,我隨便吃吃就好。」本田菊撥開灣的手後,拿著手機到陽台回應通話。

 

面對男友刻意地躲避,她鼓起臉頰,真是個小氣鬼!這副死樣子很明顯是在報仇嘛!但是她不會這麼輕易就被打倒的!

 

 

中午,灣煮了一桌子的菜,笑盈盈著把本田菊從書房拉進廚房,然後熱情地貼著本田菊的手臂,並主動夾菜到他碗裡:「這些都是菊喜歡的菜喔!」

 

但本田菊不領情:「嗯,謝謝妳。」

 

冷冷地吃完、冷冷地閃避她、冷冷地自己把碗筷收好,然後迅速躲回書房。這讓灣氣炸了,收拾完桌面後,她揍著抱枕出氣,那個冷面男是故意的!故意要這樣對她報仇,明明知道她討厭不被在乎的感覺,還故意這樣對她!

 

 

接近點心時間時,本田菊有點意外對方竟然就這樣安靜下來了,照理說她的個性會跟自己奮鬥到底,她不會就這樣輕易接受自己不理她,怎麼中午出擊一次之後,她就不再進攻了?

 

帶著疑惑的本田菊走到客廳查看,然後發現灣又埋首在公文之中,本田菊暗暗斂下眼,失落感竄升,結果自己這樣鬧鬧脾氣,讓她厭惡起自己了嗎?寧願再回去工作,也不肯好好哄哄自己......正當本田菊想再躲回書房時,他注意到了自家女友的肩膀時不時在抖動。

 

這個動作讓他心一驚,這是他在熟悉不過的舉動,這代表她正在......

 

「嗚......」

 

吸鼻涕的聲音傳進本田菊耳裡,像把刀正捅在他心上。

 

他竟然惹她哭了。

 

他迅速上前從灣背後抱了上去,大掌蓋著那雙掉著眼淚看公文的眼睛:「對不起。」他立刻低頭道歉。

 

「菊沒有錯啊,你不用道歉的。」她有些慌張,她沒想到會被對方看到自己哭:「是灣自己太久沒陪你了,你會生氣不開心是正常的。」

 

「那妳為什麼要哭?為什麼不要像以前是對我大罵、要我不要忽視妳?」他發現到灣的眼淚越掉越兇,連忙將人兒拉進懷中,用力抱緊著。

 

「因為、因為是灣的錯啊 …...都是灣的錯嗚......」重新被熟悉的懷抱溫暖,讓她掉淚的情緒漸趨。

 

「不是妳的問題。」他心疼的低首蹭著柔軟的頰。

 

「但是灣想多陪陪你。」小手緊緊抱著他:「如果先把晚上的工作做完,晚上就能好好陪菊了、對不起嘛、菊,我知道我讓你生氣了,但是灣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嗚、灣好像做什麼都不對、煮菊會喜歡吃的菜也沒辦法、跟菊撒嬌也沒辦法......灣只能想到用那件事挽回菊了嗚......」

 

本田菊聽著女友的告解笑了出來,但也為她持續哭著心疼,他輕輕捧著她的臉,然後親吻上那雙唇:「我知道了,聽到灣這麼用心,我已經不生氣了,對不起,中午那樣不理妳。」

 

「菊不生氣了嗎?」看著對方回應溫柔的笑容,才讓她破涕為笑。

 

「那麼,關於今天晚上的行程?」他沒有忘記對方的規劃。

 

只見她聞言笑了起來,悄悄在他耳邊呢喃輕語幾句,然後雙手摟著他的頸項:「菊先生還滿意嗎?」

 

「請灣小姐把今天的行程都取消吧,我想把晚上的行程提早。」語畢,就攔腰將女友抱起回房。

 

「還不行呦、等一下、啊!說好是晚上啦!」然後推阻的意見在房門關上後,逐漸消失。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3:吃冰淇淋

 

灣第一次吃到冰淇淋是因為本田菊,那時的灣還只是個孩子,他帶了一個新東西給她看,是一個冰冰的箱子,他說有了這個箱子,未來能做更多事情,然後他做了冰淇淋給自己吃,她記得第一次嚐到甜膩冰涼的冰淇淋時,自己有多麼驚喜,本田菊知道她喜歡,還特意做了其他口味,但也限制她一天只能吃小杯,而灣當然不可能乖乖聽從本田菊的話,她只聽自己的話。

 

她趁著人不注意,偷偷拿了箱子裡的冰淇淋,而且是一次兩杯,所以她一天能吃三杯冰淇淋,還沒有人發現,但只是“還沒”。

 

 

在朝陽投射在夜空中第一道曙光開始,本田家的人開始了一天的雜務。侍女端著熱水到灣房間,喚著灣起床 ,但是連續叫了好久,仍沒聽到灣明顯回應,所以侍女便喊了聲打擾了後,拉開了障子門入內,結果眼前的景象讓她拋下了盆子朝外大喊:「來人!快去叫醫生、快點!」

 

-

 

聽完醫生的診斷跟叮嚀後,本田菊氣炸了,然後令人將冰箱裡的冰淇淋倒掉,而灣淚汪汪的坐在床鋪上聽著本田菊訓話,在聽到冰淇淋被倒掉了之後,她又更難過了。

 

「聽懂了嗎?」結束長長一大串訓話後,本田菊盯著眼前低著頭的灣開口。

 

「菊又沒有說過吃太多會肚子痛痛......」灣咬緊唇無辜回應,但這樣的應答被本田菊視為”頂嘴“。

 

「東西吃太多本來就不可以。」

 

「可是你又沒有說過......」灣不服氣的嘟起嘴:「而且你還把人家的冰淇淋倒掉......」

 

「妳每天偷吃的份量比倒掉的還多。」眼前的小丫頭似乎沒有要認錯的意思讓本田菊非常生氣。

 

「人家想吃啊......」

 

「以後都沒有冰淇淋了。」本田菊冷生開口,而這句話讓灣錯愕地抬首,這個反應讓本田菊知道至少他還有在聽自己講話:「在灣學會節制之前,家裡不可以再做冰淇淋了。」

 

「菊是討厭鬼!」

這是那天本田菊離開灣房間時,灣哭喊的最後一句話。


 

兩人在那天後就沒有再說過話,連灣身體好了之後,本田菊也都沒有去關心過她,僅僅只是從醫生報告中知道灣康復了後,便不再提有關灣的事情,這樣的舉動被下人們紛紛竊笑是賭氣,菊大人怎麼跟一個小

孩子賭氣呢?而灣自康復後,雖然對於本田菊的冰淇淋之仇還在記恨,但是更在乎的還有本田的刻意不理人。

 

 

在忙完會議準備之後,本田菊收拾著桌面,雖然表面上很平靜,但其實他一直都惦記著那個惹他生氣的人兒,明明就很在乎,但是自尊跟面子就是掛著不肯收,是本田菊的缺點之一。

 

那天他真的被氣到了,氣灣任性不聽自己的話貪食、氣她不肯認錯低頭道歉......想到此他嘆了口氣,氣惱這些事情,對方會知道嗎?

 

心煩意亂地將東西整理好後,本田菊想提早叫要下人送午膳進來,正想開口時,一抬頭便發現有個小小身影跪坐在那。

 

本田菊心理有譜的深吸了口氣後開口:「灣,妳有事嗎?」

 

門外的人兒聽到聲音先是一震,隨後怯怯:「灣做了點心。」

 

「現在是午膳時間,點心是下午才能吃的。」聽到對方又不按照時間吃點心,他忍不住又想訓她。

 

「灣知道啊,可是這是道歉的禮物......」

 

「道歉?」

 

灣感覺本田菊的聲音好祥沒有那麼生氣了,便大膽了起來直接拉開了障子門,只見灣小手捧著一碗冰淇淋,笑盈盈地對著本田菊傻笑著:「菊不要生氣了嘛!這是灣做的冰淇淋喔!」

 

本田菊頓了頓,但板起臉的看著對方:「在下記得已經說過家裏不准有冰淇淋。」

 

「對啊,可是那是不給灣吃啊,這是要做給菊吃的呦!」他僵持著盯著人兒,最後在那眼神攻勢之下,他輸了,由著灣就這樣甜甜撒嬌結束這次的冷戰,他想再生氣都不行。

 

而那碗灣親手做的冰淇淋,縱使非常難吃,但本田菊為避免灣難過,仍然將冰淇淋都吃完了,下場便是隔天突如其來的急性腸胃炎。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4:性別轉換

 

這幾天灣擔任本田菊家遊戲測試員,遊戲整體上灣都覺得還在水準之上,但就是角色設定讓灣娘非常詬病。

 

「怎麼女性設定都是童顏巨乳啊!」灣對於明顯偏頗的形象設定非常不滿意。

 

「這是公司市場調查出來的結果,遊戲客群喜歡的就是這個樣子的女性形象。」本田菊推了眼鏡回應。

 

「但是企劃書明明也說是要開發新女性客群啊!」只有幾隻女角是這樣就算了,現在是全部女角都是童顏巨乳、袒胸露背形象,說是市場調查的結果,不免讓灣疑惑是不是本田菊本身也喜歡這料。

 

「公司不能為了開發新客群就放棄原有市場,好了,今天的討論就到這邊。」收起文件後,本田菊闔上電腦:「我們去吃午餐吧。」

 

面對本田菊想迅速結束話題的感覺,灣有些不開心,但想到那是對方家開發的遊戲,自己也不好說什麼,只能摸摸鼻子不再提了。

 

 

幾天後,灣拿著自家全新開發的女性向戀愛遊戲到本田家,一開始本田菊以為灣是要請自己測試,沒想到灣說不用,她只是來他家玩而已,然後她就大辣辣的直接接起本田菊的遊戲機,玩了起來。

 

在她背後的本田菊看著螢幕畫面,他也有點好奇遊戲內容就默默旁觀著,但是看著看著,他也默默覺得不對勁。

 

「灣......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「這款遊戲的角色設計......」

 

「怎麼了?這次的設計很棒吧!男角都是從女高中生票選出得最想要男友類型喔!」灣得意地指著螢幕上攻略對象。

 

「可是設定明明就半斤八兩。」他眼神死回想從剛剛到現在看過的幾個角色,除去髮型跟服裝設計,基本上那些男角的個性、外型都是差不多的。

 

「才不一樣呢!」灣嘟著嘴反駁,隨即注意力又回到螢幕上。

 

「明明就......」盯著灣的背影,本田菊好像體會到灣上次跟自己爭執的感受了......他的女友會不會也是喜歡遊戲上那些角色類型......

 

【菊灣三十日/D15:不同的著裝風格

 

本田菊是個喜歡傳統的男人,他喜歡傳統、堅持原有的樣子,所以比起其他朋友比起來,本田菊的穿著打扮幾乎大同小異,但他的女友就不一樣了,他的女友愛好流行跟可愛的東西,穿著打扮也會跟著流行,或是突然的新鮮嘗試而有所變化。

 

這天女友穿著的這陣子流行的水手服,開心地背上剛買的書包在他面前展示。

 

「菊你看!很可愛吧~」她開心的背著包包轉了一圈。

 

「這打扮是......?」從筆電中抬首的本田菊眼鏡差點沒掉下來,女友就這樣大大方方的穿著青春洋溢女高中的制服,裙子也短上膝蓋頭,只要他稍微換個角度,那正在轉圈的灣裙下風光就......

 

「可愛嗎?最近很流行喔!」灣笑盈盈地期待男友能給予讚美,因為這次這波流行,據說連男性都很喜歡呢。

 

「很、很可愛......嗯......」看久後本田菊不好意思地轉開眼。

 

本田菊很明顯害羞的模樣,勾起灣的調皮心,她大膽的坐上他的大腿:「那今天灣想請老師輔導上次沒聽懂的部份......」

 

「灣、妳?」大和男子很明顯被眼前的假女高中生弄的當機,但也阻止不了對方的騷擾跟誘拐......

 

「嘻嘻、來玩遊戲而已喔!菊、老、師♡」

 

-------------

 

下篇會在15天後發布

敬請期待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小島嶼✸㍿

あ鳥 / 啊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